實名購票條件已備 下一步修例遏黃牛

2022-05-30 00:00

男團Mirror宣布七月底在紅館舉行演唱會,未正式公開發售門票已掀起炒風,原本最貴的一千二百八十元門票,據稱炒至四十四萬元,更出現假票騙案亂象。為打擊黃牛黨活動,主辦單位應康文署要求,決定將以實名制方式購票,歌迷齊聲讚好。事實上,本港已積累推行實名制購票經驗,主辦單位今次順勢推行,雖暫時緩解歌迷捱貴票危機,但仍不足以遏止黃牛黨,港府應借今次契機,檢視能否在康文署轄下場館全面推行的可行性,並積極推動修例,才能杜絕黃牛票問題。

康文署日前宣布,主動與主辦機構磋商後,對方自願同意將有關演唱會三成門票以實名制形式發售,不能轉售,但可退票退款,而署方會就售票及入場安排提供協助,呼籲持票人士屆時要提早到紅館核實身分入場。
紅館可作全面推廣試金石

演唱會門票被炒賣問題存在已久,過往被炒高一、兩倍價錢,但像今次炒至天價卻非常矚目,究其原因,除了男團人氣旺盛,粉絲眾多外,最大原因是法例監管不足。針對炒賣門票的《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並不適用於康文署轄下場所如紅館、伊館等,加上可供公開發售的門券最多只佔三成,在供不應求下,讓黃牛黨覺得炒賣有利可圖。黃牛黨不但用自動程式搶先登入售票網站購票,更僱用大批南亞裔人士在售票點通宵排隊高價代購,令歌迷難以買票,只能以高溢價買黃牛票,才能入場觀看偶像表演,造就黃牛黨日益猖獗。

政府也知道演唱會門票炒賣問題嚴重,二〇一八年曾提出討論立法規管門票轉售及採實名制購票,後來卻不了了之,也沒解釋未能落實原因。有人認為實名制購票有很多技術性問題,如填寫個人資料可能導致網絡塞車,且牽涉到個人私隱,入場要核實身分,需要動員大量人手,增加行政及營運成本,又會拖慢進場效率,隨時要花上兩至三個小時,難以執行。

對歌迷來說,網上填寫個人資料即使可能造成網絡擠塞,只要能阻止網上排隊黨,提供一個公平方式購買門票也是值得,加上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有限,只要程式規限用途,不太擔心資料外泄。過去幾年,已有一些室內或大型戶外音樂會曾在非康文署場館舉行,並採實名制購票,運作暢順,即使規模未必及得上紅館,但證明是可行,只是入場需時較長。政府有龐大資源可供調動,沒理由私營機構做得到而公營機構卻不能。

因此,對政府來說,今次紅館首次使用實名制購票,是一次難得的大型實戰試驗,除了考驗城市售票網票務系統,更是一次對場地管理、入場檢查、人手調配能力的檢驗。目前還有時間可讓當局就相關安排作好準備,可參考周邊地區的經驗,例如日本和南韓在演唱會當天設立本人身分確認攤檔,持票人士可提前幾小時讓工作人員核對身分,然後在手背蓋上印章,到時展示印章便可進場,提高進場效率。
借鑑日韓經驗紓入場流程

始終這是一次實驗,難免會在執行時發生預估不到的問題,當局宜在事後檢討應如何解決相關問題,並評估實名制成效,是否可以在康文署轄下場館全面推廣實施,並作出優化措施。

不過,單靠實名制購票並不足以杜絕黃牛黨,港府應盡快修例,將紅館、伊館納入《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將炒賣門票列為刑事化罪行,提高罰則以收阻嚇作用,並要求業界提高公開發售門票比例,讓一眾歌迷今後有公平購票門路,不用再受黃牛黨盤剝之苦。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