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芽學英語|素養式閱讀

2021-09-27 11:2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友人的二哥剛從加拿大回港數星期,他在加拿大一所大學教授粵語,最近在攻讀博士學位,修讀「Linguistic Literacy」。

以往聽到「Literacy」,我們會將它定義為「認字」和「讀寫能力」;今天,「Literacy」的定義和意義更為廣寬,中文把它翻譯成為「素養」,它不但指「認字解畫」,更是要識別、整合、理解、評估、分析、應用等,故此,着重的已經不再是「認字能力」,而是對知識的認知與終身的學習能力。

要孩子認字,有讀寫能力,再要識別、整合、理解、評估、分析和應用不是不可能的,繪本是一個最好的「材料」和「工具」。許多人以為繪本裏的文字才是重點,圖畫是輔助,可有可無,最好不要有,因為純文字意味着孩子有好的認字和讀寫能力。

圖畫在繪本裏也是一種語言,它在說故事、在表達情感、在「連結」孩子,如此一來,就算是在看一本無字書(wordless book),也是「Literacy」。

在香港推行「用繪本教語言」不容易,中文也好,英文也好,大家的着眼點都放在硬件上,尤其放在硬件的輸出上,例如,學文法和句式屬硬件類,孩子還被要求把學懂的文法和句式用來作文,即輸出(output),這個學習的模式顯然已經過時,只是要讓人明白箇中道理,還需要一段長時間。

面對今天排山倒海的資訊,我們每天都要閱讀大量的文字,認字能力不該是我們應該擔心的能力,可是如果缺乏「識別、整合、理解、評估、分析、應用等」更為廣寬和重要的能力,大量的閱讀只會令人混亂和迷失。

回望過去的十年,我的價值觀原來是來自看繪本,繪本是由一班人生經驗豐富的學者、作者、插畫師、編輯等人,把最複雜的人生題目用最淺白的圖文教養孩子,這是深厚的功力,也是美麗的藝術。

陳東紅
作者擁有十多年英語教育出版經驗,曾參與英文學生刊物創刊工作及出版英語兒童書籍。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9月27日教育版專欄「親子同路」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