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於前年年初二凌晨在旺角發生的騷亂事件,梁天琦等三名暴動罪成的被告由大律師代表求情。代表梁的大律師昨求情時慨歎他這一代人只貪圖逸樂,並無為民主爭取過甚麼,直言「今時今日發生嘅事,係我呢個generation(世代),包括我在內,製造出嚟」,惟法官即質疑這說法並不會令使用暴力合理化。而代表另一被告盧建民的大律師求情時直言「暴動就係政治,暴動嘅法律都係政治」;法官卻表示不認同,認為法庭現時正處理與暴動相關罪行的刑事條文;辯方解釋希望法庭判刑時可考慮當時背景。法官聽畢求情後,將於下月十一日判刑。

  代表梁天琦的蔡維邦大律師昨求情時呈上十一封求情信,當中包括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美國哈佛法學院教授 Lawrence Lessig、英國御用大律師Geoffrey Nice、英國薩里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馬寶康、兩名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和何秀蘭、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等。

  蔡指相關求情信講述梁為人善良、熱血及慷慨,而梁到外國時曾與當地大學教授接觸,教授對他的思想和人品亦有良好的評價。其同窗和朋友也形容他樂於助人,並非推卸責任的人。蔡表示起初認為他們所指的是梁承認其襲警行為,但從宏觀角度,這指梁在民主路上倒退的情況,沒有推卸其公民責任。

  蔡進而剖析推卸責任的應是他那個世代,並直言他們「乜都唔使做,民主陸續有嚟」,全賴民主黨司徒華、李柱銘等大前輩爭取。然而自九七年以來,民主路上變得緩慢、崎嶇,而他們這一代為家庭、事業努力,有的已成達官貴人,如政務官、大醫生,卻貪圖逸樂,「唔想後生仔rock our world,搞亂香港」,故這局面是他們那世代所造成。

  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吳靄儀亦有撰寫求情信,蔡讀畢後着吳毋須擔心香港民主道路上面對薪火相傳的問題,因梁服刑後,「絕對、絕對唔會放棄香港」。縱然梁將面對以年計的監禁,並喪失自由及其黃金歲月白白流逝,但這並不會將他打倒,以及放棄理想和熾熱的赤子之心,「佢會企番起身」,繼續為香港捨身打拼,「非暴力嘅捨身打拼」。

  另外,蔡又提及梁於亞皆老街的暴動罪成,當中包含了襲警罪的案情,並引用另一涉及旺角騷亂案被告楊家倫的案件,認為梁干犯的暴動罪與襲警罪應同期執行,法庭亦只須考慮他衝出亞皆老街時所作出的行為,而相關行為亦無預謀。

  法官彭寶琴隨即表示,無預先計畫犯案確是不加重罪責的因素,但並不是求情理由,因梁一早已身在現場並經歷的士事件、高台事件,又承認曾指罵小販管理隊人員。

  第三被告盧建民的代表大律師劉偉聰求情時則提及盧於案發時對警方有偏見,認為警方是政權的維穩機器,然而盧現已明白前線警員亦有職務在身,亦須供養家庭,不代表他們全是反民主、自由,罪魁禍首並非他們,故他為當日的行為致歉。

  另一被告黃家駒在開審前承認在亞皆老街參與暴動,其代表大律師姚本成稱,黃當晚吃飯後行經亞皆老街,見警方驅趕群眾,他一時衝動上前襲擊警員。黃已深感後悔及會承擔後果,其上司撰寫的求情信中亦提及黃工作認真,其家人及女友也表示黃為人孝順、誠實,望法官可酌情輕判。

  另外,司法機構於上周收到電郵,內含四名陪審員容貌的相片,法庭即日頒令禁止公眾人士入庭聆訊。彭官昨日甫開庭時,表示當時有關命令是為了司法公正以及避免陪審團受到不必要滋擾和壓力,而現時陪審團不在場,故決定剔除禁令。

  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〇八——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