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昨日辯論打擊「假難民」的無約束力議案,當中包括收緊酷刑聲請、設立禁閉營。要在香港興建禁閉營有不少困難,但應否加強收緊酷刑聲請監控則是另一回事,兩者不宜混為一談或劃上等號。

負面影響日益顯

  立法會辯論中,建制派及非建制派分為兩個陣營,建制派認為應加強規管難民,甚至提出設立禁閉營。非建制派反對之餘,還批評此舉會挑起種族歧視、將某些族群標籤及污名化,造成排外。

  站在公眾角度,「假難民」問題對社會的影響日益明顯,正如自由黨鍾國斌所言,近年越南的政治及經濟方面穩定,仍有不少越南人來港提出酷刑聲請。從數字看來,與越南難民或越南人有關的罪案,在非港人類別中,所佔的比率甚高。現時有近半聲請人以旅客身分合法來港,之後逾期逗留提出聲請,在這批逾期逗留人士中,大多來自印度。聲稱遭政治逼害的人,當中究竟有多少人是真,多少人是假,明眼人一清二楚。

堵漏洞不涉人權

  現時有很多人以難民身分來港,有律師提供類似一條龍服務,由提出酷刑聲請、領取行街紙等,差不多一手包辦,情況有惡化趨勢,所以才會引起社會關注。非建制派以人權為理由,反對收緊酷刑聲請。公民黨楊岳橋將自由行與假難民相提並論,指有部分自由行來港干犯罪行,反問是否所有自由行都是「假自由行」,應該禁止他們來港。

  眾周所知,現時酷刑聲請的申請及批核程序有漏洞,不少申請酷刑聲請的人是走法律罅,在港工作。過往自由行在港引起水貨客問題,政府都收緊了措施。大家不是對真正遭受政治逼害的人不加以援手,而是對利用漏洞濫用權利的人予以糾正,這是避免濫用制度,是執法問題。這點法律界以至市民都看得相當明白,現時岳仔頗像中學生辯論,先有立場,再諗論據提出質疑,在現實中能否令人信服,顯而易見。

民生政策莫離地

  部分律師當然不贊成收緊酷刑聲請,但岳仔不是由功能組別出選,做得直選議員,就不能只顧律師,至少說出來要公眾入耳,才能過關。他的辯才無礙,外型討好,只是在最近幾次辯論中,似乎論據較是「堅離地」,論政經驗不足之餘有點過勇。

  收緊政策打擊「假難民」問題,難處是如何度出實際可行的方案。反對的人不從真正的難題着眼,只從抽象理念不贊成加強規管,論述上是捨易取難。像這些影響民生的政策,受影響的人,尤其是街坊居民,受害甚深,咬牙切齒,同情的人則抽空認同,多數感覺疏離,兩者感受程度相差甚遠。從政治角度看來,非建制派維護「假難民」有點不智,弄不好隨時要付上政治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