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表面退熱攬炒威脅仍深

2021-03-01 07:0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上周發表講話,提出「愛國者治港」的標準,要求相當嚴謹,政界關注社會普遍反應,以及中央會否還有甚麼後續措施。政界中人估計,未來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寬緊,關鍵在於香港現時的政治隱患,是否已經解除。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上周舉行的大陸全國港澳研究會上發表講話,闡述「愛國者治港」的標準和要求,列舉五大原則,包括一、必須嚴格依照(大陸)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辦事;二、必須尊重大陸中央的主導權;三、必須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四、必須落實行政主導體制;五、必須有健全的制度保障。夏寶龍今次提出對愛國者的定義,以至要求都較此前的領導人所講的清晰,令到打擦邊球、走灰色地帶和鑽空子的空間大為降低。

抵制情緒反映高溫暗燒

夏寶龍講話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隨後舉行記者會,公布修訂公職人員宣誓的條例草案,條例亦十分嚴謹。

政府表示,除《基本法》第一○四條涵蓋的五類公職人員,即香港特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外,《香港國安法》第六條要求香港特區居民在參選或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任何人若曾因拒絕或忽略作出宣誓而被取消就任相關公職資格、違反誓言或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即喪失在五年內於相關選舉中被提名或當選的資格。

香港各界對於夏寶龍的講話和政府修訂選舉條例,初步未見激烈反應,相信是香港經歷了二○一九年的社會動亂,隨後的新冠疫情又嚴重打擊了經濟。市民對政治性議題的關注至少暫時被分散。

有善於診斷民情的「民情大夫」認為,政治高熱表面已經退燒,但有迹象顯示,引致香港街頭暴力事件的不穩定因素還未清除,隨時有可能復發。一旦復發,以香港的「體質」仍然相對虛弱,攬炒的風險未有下降。

「民情大夫」指,現時反對派轉趨低調,主要原因是中央以雷霆霹靂之勢,推出《港區國安法》,拘控大批在法例實施後依然進行涉嫌犯法活動的人,在《港區國安法》的威懾下,令到反對派特別是那些真正的牽頭人偃旗息鼓而已。然而,社會的整體意識,迄今沒有太大改變,泛政治化的思維沒有減退。

據「民情大夫」的觀察,香港高度政治化的現象未真正改變。對於很多事情,不少人仍是以政治先行,不太理會事情的背後理據和邏輯。例如政府為了抗疫,推出「安心出行」程式,但在不滿政府人士的抵制之下,「安心出行」程式的使用率和下載率都極低。最近,政府要求進入食肆一定要使用「安心出行」,下載和使用率得以提高,不過,數字顯示,很多人還是沒有使用這個可以幫助抗疫的程式。究竟原因是甚麼呢?他們不懂得使用智能手機?真的擔心私隱泄露?還是出於政治上的表態?

冰凍三尺難一時三刻扭轉

另一個現象是,有醫護組織仍公然對「安心出行」提出質疑,理由是與私隱有關。作為醫護團體,最關心的是如何遏制病毒的傳播,這些醫護組織不以抗疫效益的角度出發,而是以缺乏客觀證據提出私隱為由去抵制這個抗疫工具,反映香港政治高熱依然是高溫暗燒。

過去幾年,香港政治狂熱和反中情緒深入民心,上屆的立法會選舉,有當選議員公然稱中國為「支那」,把支持一國的人稱為「大中華膠」,這種取態已脫離單純的爭取普選。現在回看,這是行為應該不為社會接受,但在當年,一般人對如此行逕就算不認同,都會當成小事,甚至有人在言論自由之下,完全沒有問題,從中央看來,香港社會的國家觀念已完全扭曲,貽害的甚至幾代的人。

正如《國安法》雖然已經實施,很多大學生仍在校園內作出挑戰。中文大學上周就因為學生會發表牴觸《港區國安法》的言論,勸戒不果之後,急急與學生會劃清界綫。這些事情早已存在,只是過去沒有《國安法》,校方採取沉默是金的態度,久而久之,學生習非成是。這次大學宣布「封殺」學生會,學生會深深不忿,最後決定撤回政綱,過去這種想法形成是冰凍三尺,現在要改變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做到,中央自然明白要落實愛國者治港,不是表明立場就可以。

街頭暴力告一段落,社會回復秩序,然而政治改革才剛剛鋪開。今、明兩年政府分別有立法會和特首兩場重要選舉,中央深知若不動大手術,在未來的選舉,像本屆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大獲全勝的情況可能會再次發生,攬炒威脅隨即重臨。香港已經折騰了近兩年,財政儲備大幅下降了二千五百億元,加上中美角力隨時再度白熱化,屆時再制止付出的代價肯定慘重。這是夏寶龍提出要改變香港選舉制度的主要原因。

因此,本地局勢雖然看似平靜下來,但相信中央會把握這個短暫的窗口,採取嚴密的手段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大方針,確保政治狂熱失控的徵狀不會復發。

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