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表面退热揽炒威胁仍深

2021-03-01 07:08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上周发表讲话,提出「爱国者治港」的标准,要求相当严谨,政界关注社会普遍反应,以及中央会否还有甚么后续措施。政界中人估计,未来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宽紧,关键在于香港现时的政治隐患,是否已经解除。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上周举行的大陆全国港澳研究会上发表讲话,阐述「爱国者治港」的标准和要求,列举五大原则,包括一、必须严格依照(大陆)宪法和(香港)基本法办事;二、必须尊重大陆中央的主导权;三、必须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四、必须落实行政主导体制;五、必须有健全的制度保障。夏宝龙今次提出对爱国者的定义,以至要求都较此前的领导人所讲的清晰,令到打擦边球、走灰色地带和钻空子的空间大为降低。

抵制情绪反映高温暗烧

夏宝龙讲话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衞随后举行记者会,公布修订公职人员宣誓的条例草案,条例亦十分严谨。

政府表示,除《基本法》第一○四条涵盖的五类公职人员,即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外,《香港国安法》第六条要求香港特区居民在参选或就任公职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任何人若曾因拒绝或忽略作出宣誓而被取消就任相关公职资格、违反誓言或不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即丧失在五年内于相关选举中被提名或当选的资格。

香港各界对于夏宝龙的讲话和政府修订选举条例,初步未见激烈反应,相信是香港经历了二○一九年的社会动乱,随后的新冠疫情又严重打击了经济。市民对政治性议题的关注至少暂时被分散。

有善于诊断民情的「民情大夫」认为,政治高热表面已经退烧,但有迹象显示,引致香港街头暴力事件的不稳定因素还未清除,随时有可能复发。一旦复发,以香港的「体质」仍然相对虚弱,揽炒的风险未有下降。

「民情大夫」指,现时反对派转趋低调,主要原因是中央以雷霆霹雳之势,推出《港区国安法》,拘控大批在法例实施后依然进行涉嫌犯法活动的人,在《港区国安法》的威慑下,令到反对派特别是那些真正的牵头人偃旗息鼓而已。然而,社会的整体意识,迄今没有太大改变,泛政治化的思维没有减退。

据「民情大夫」的观察,香港高度政治化的现象未真正改变。对于很多事情,不少人仍是以政治先行,不太理会事情的背后理据和逻辑。例如政府为了抗疫,推出「安心出行」程式,但在不满政府人士的抵制之下,「安心出行」程式的使用率和下载率都极低。最近,政府要求进入食肆一定要使用「安心出行」,下载和使用率得以提高,不过,数字显示,很多人还是没有使用这个可以帮助抗疫的程式。究竟原因是甚么呢?他们不懂得使用智能手机?真的担心私隐泄露?还是出于政治上的表态?

冰冻三尺难一时三刻扭转

另一个现象是,有医护组织仍公然对「安心出行」提出质疑,理由是与私隐有关。作为医护团体,最关心的是如何遏制病毒的传播,这些医护组织不以抗疫效益的角度出发,而是以缺乏客观证据提出私隐为由去抵制这个抗疫工具,反映香港政治高热依然是高温暗烧。

过去几年,香港政治狂热和反中情绪深入民心,上届的立法会选举,有当选议员公然称中国为「支那」,把支持一国的人称为「大中华胶」,这种取态已脱离单纯的争取普选。现在回看,这是行为应该不为社会接受,但在当年,一般人对如此行迳就算不认同,都会当成小事,甚至有人在言论自由之下,完全没有问题,从中央看来,香港社会的国家观念已完全扭曲,贻害的甚至几代的人。

正如《国安法》虽然已经实施,很多大学生仍在校园内作出挑战。中文大学上周就因为学生会发表抵触《港区国安法》的言论,劝戒不果之后,急急与学生会划清界綫。这些事情早已存在,只是过去没有《国安法》,校方采取沉默是金的态度,久而久之,学生习非成是。这次大学宣布「封杀」学生会,学生会深深不忿,最后决定撤回政纲,过去这种想法形成是冰冻三尺,现在要改变恐怕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做到,中央自然明白要落实爱国者治港,不是表明立场就可以。

街头暴力告一段落,社会回复秩序,然而政治改革才刚刚铺开。今、明两年政府分别有立法会和特首两场重要选举,中央深知若不动大手术,在未来的选举,像本届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大获全胜的情况可能会再次发生,揽炒威胁随即重临。香港已经折腾了近两年,财政储备大幅下降了二千五百亿元,加上中美角力随时再度白热化,届时再制止付出的代价肯定惨重。这是夏宝龙提出要改变香港选举制度的主要原因。

因此,本地局势虽然看似平静下来,但相信中央会把握这个短暂的窗口,采取严密的手段落实爱国者治港的大方针,确保政治狂热失控的徵状不会复发。

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