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中作樂|偷看兒子書櫃

2021-10-29 10:5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故友重逢,問我兒子讀幾年級?我答:「該是……中五吧。」然後齊齊慨歎一句:「孩子大得真快!」

隔天寫一張支票給兒子交學校雜費,他說:「支票背後要寫我的名字和6C班。」甚麼?中六了嗎?噢,昨天答錯了,對啊,明年都十八歲要考DSE了。檢討一下為甚麼會答錯?是年紀大記性差?是孩子大得真快?是拒絕相信兒子快將成人?如果你問一百個人,爸爸最易忘記的是甚麼?Number One答案應是「紀念日」和「孩子的年齡」。不過如果由媽媽來答,她一定反白眼說:「你不夠關心他。」

我真的不夠關心孩子嗎?難得今日空閒在家,看兒子書櫃塞滿課本,就掏出一顆「關心」,看看他在學習甚麼吧。書櫃上的書高高低低排列,從左至右是Econ、Bio、Maths……統統是不熟悉的朋友。終於在左邊找到一大疊「老朋友」——文言文課本。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便沉了船,欲罷不能。

學生時代至愛的莊子《逍遙遊》:「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那時大人常說後生仔「無用」,莊子卻支持我們說「無用才是大用」,深得我心。

翻到諸葛亮《出師表》:「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到現在還琅琅上口;范仲淹《岳陽樓記》:「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當時讀到這篇,只想問范先生:「你使唔使咁偉大呀?」長文難記,最愛短詩。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豪氣萬丈;李清照《聲聲慢.秋情》:「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失戀時口中經常吟沉這句。

學生時代的課文重溫一遍,頃刻沉浸在言簡意賅的古文世界里,忘了今天偷看書櫃原意是來關心兒子的,下次吧!

笨泥爸爸
作者為資深兒童傳媒人,《親子王》前主編,分享如何做個快樂孩子的快樂父親。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0月29日教育版專欄「親子同路」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