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學林|教育

2021-10-27 11:2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在很多個趕筆記的夜裏,我都會想起自己教學的片段,這些片段往往都是動力的來源。

這段時間因為只教中六,很珍惜課上的日子,也許還因為課時少了,很享受授課時光。常常不自覺教得起勁的時候,便進入一個自我陶醉的氛圍,很想更清楚、盡力地表達筆記內容的精采,亢奮而又手舞足蹈,那是一種希望將自己畢生所學全部灌輸給學生的感覺。

有上過我課的同學常會聽我說,一不自覺看時間,就發現快要下課。我並不是說笑,而是教得起勁的時候,真會令人不知時間流逝。這種滿足,時常在下課後依然感覺強烈,也許是咖啡因還未揮發掉,更多原因是我知道一節精采的課堂,足夠令人樂上半天。

孟子說人有三樂,「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在我看來,是否要得到優秀人才而教之,還是其次,課堂上能夠盡力表現自己,然後看到一眾學生意猶未盡、豁然開朗的神情,是千金難買的滿足。我愛教大學生、高中生,他們眼中對教學內容的孜孜以求,是無法言喻的快樂。

這段日子忙碌不堪。但回到中大兼教,大學生的學識水平,足夠讓我能夠探討更高深的中文內容,也足夠讓我更肆無忌憚地表現自己的學有所成;同時,中六同學課上那種求學的眼光,同樣令我充滿幹勁。

回到案頭電腦,打開尚未完成的檔案,一頁頁堆疊的筆記試題,我知道這學年僅僅只是開始。瘋狂的時光需要學生肯定才能比肩並行,但時代再壞、過程再難,我能確定的就是:一旦開始,絕不言棄。用同樣心態學習,也將必有所成。共勉。

電郵:lamyatyan2003@yahoo.com.hk

林溢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中文科補習名師。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0月27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