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大棋盘】揭泛民政党退出「议政平台」底蕴

2020-12-29 07:35
「香港公民议政平台」最早于六月六日在区议会联席会议上,由屯门区议员张可森(中)、黄丹晴(右)及元朗区议员王百羽(左)等人突然提出,及后又在反对《国安法》的动议通过后,加插议政平台的临时动议呼吁通过。
「香港公民议政平台」最早于六月六日在区议会联席会议上,由屯门区议员张可森(中)、黄丹晴(右)及元朗区议员王百羽(左)等人突然提出,及后又在反对《国安法》的动议通过后,加插议政平台的临时动议呼吁通过。

多名本土派区议员牵头的「香港公民议政平台」拟于周四宣布成立,不过近日传出传统泛民人士,无论老中青,都对此平台感不满,更陆续有传统政党区议员退出。当中公民党黄大仙区议员刘珈汶上周三以「功成身退」理由,正式退出平台筹委会,又澄清退出平台与《国安法》及区议员宣誓或DQ无关;民主党韩俊贤、周晓岚上周亦出于「个人原因」辞任平台筹委,令目前平台筹委会再无任何政党代表。

「香港公民议政平台」最早于六月六日在区议会联席会议上,由屯门区议员张可森、黄丹晴及元朗区议员王百羽等人突然提出,及后又在反对《国安法》的动议通过后,加插议政平台的临时动议呼吁通过。有人表示,当时十七个区议会中仅十一区通过有关《国安法》和议政平台的动议,事后发现当中有七区原来误会了两项动议要捆绑一起通过,而不醒觉议政平台是自由参与。部分传统民主派人士不满本土派未讲清议政平台细节便硬推,做法是骑劫民主派及要抢做大台。

由于一些区议会通过了议政平台的动议,部分传统泛民人士唯有「焗住」齐上齐落,一起参与筹组平台工作。不过,据闻部分人在参与时便感不妥,认为平台美其名是寻求十八区合作空间及履行区议员职责的方法,实际似是为初选胜出者的抬桥的啦啦队。此外又批评王百羽、张可森等人别有用心,希望利用平台制造自己号令天下的机会。事实上,刘珈汶、韩俊贤、周晓岚等都以个人名义参与,政党从来无表态参与,平台不能视之为有政党代表在内,据悉基于身分位置尴尬,许多政党人士都不活跃于筹组平台,有人对三人希望低调退出,却遭大肆批评感到不忿。

有指传统泛民与本土派未能建立合作互信,主因是立法会延任期间的双方商讨破裂。有人透露,当时民主派曾邀请本土派人士举行三、四次会议商讨如何合作,包括资源如何调配等,本土派每次都有不同人士参与,最终结果不愿与民主派在同一阵綫合作。该人反问,当时明明是本土不愿与民主派合作,为何今日要求民主派一定要加入他们筹组的平台?又说目前守住区议会比建立新平台更重要,因体制外的商讨决定都要回到议会工作才有更大影响力,而议政平台下设五大地区平台,让当区区议员和民意代表加入,做法更似党团,不如与志同道合之人自组政党,实行真正的「兄弟爬山」。

杜良谋
大棋盘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