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记】大佬判断差 无力正乾坤

2020-12-07 08:07
许智峯流亡事件当中最尴尬的,非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莫属,他在「流亡」消息公布前几小时,仍信誓旦旦相信许智峯会回港,结果判断完全错误。
许智峯流亡事件当中最尴尬的,非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莫属,他在「流亡」消息公布前几小时,仍信誓旦旦相信许智峯会回港,结果判断完全错误。

已辞职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去了丹麦之后,突然说要「流亡」,实际是弃保潜逃,引起政圈一片哗然。有人担心会否形成一个出逃风气,事件当中最尴尬的,非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莫属,他在「流亡」消息公布前几小时,仍信誓旦旦相信许智峯会回港,结果判断完全错误。

正在保释待审的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上星期突然以外访为由,跑到丹麦,他其后在社交媒体上说自己「流亡海外,暂别香港」。人们事后发现这是个部署好的弃保潜逃计画,他与丹麦的议员设计了一个「气候变化」的所谓外访计画,离开香港的同时,安排全家人到了外地。之后宣布自己「流亡」外地,暂时不会返回香港,并退出了民主党。

误信许智峯事后逼力撑

在过程中,许智峯的言行屡变,他上周四在社媒上说会「继而按原定行程完成公务外访,做好议员责任」云云,没有说不会回港。媒体见情况可疑,跑去问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有关许智峯的情况,胡志伟说相信许智峯会于上周五返港,还说「最重要是对同事有足够信任」。就在几小时之后,许智峯就在网上宣布「流亡」海外。从胡志伟回应记者的态度,他对许智峯的弃保潜逃,似乎真的不知情,坚信党友会返回香港。有政圈中人直言,回应反映了胡志伟对局势的研判,偏差得颇厉害。

获保释待审的许智峯面临九项控罪,其中包括在游行期间抢夺及损毁一名市民的电话、在立法会泼臭水,触犯藐视罪。由于有图有片,能否脱罪不无疑问。虽然控罪比较多,但严重性不是很重大,最严重的一项罪行,初步研判若罪成是三年监禁,认罪求情,行为良好,大约会坐一年半载。要入狱坐牢与流亡不回流,两者如何选择?许智峯的决定是弃保潜逃,不面对刑责和家人齐齐逃到国外。

许智峯选择长期流亡海外,有政界认为与个人思想有关。他行事偏激,想法容易走到极端,自本地政治形势逆转,社运陷入低潮,他对日后的处境非常忧虑,终于决定一走了之。作为党领导的胡志伟,公然表示已与许智峯联络,信任许智峯,结果大跌眼镜,大大打击了自己的形象,予人感觉是缺乏判断,既无法知道党友的想法,回应也没有预留后路,思虑明显不足。不要说作为一个已从政多年的政客,即使稍为谨慎的人,回应记者自己不清楚的事情,都会比较有保留,讲一些符合人情、避免让自己陷于尴尬、令人觉得自己很蠢的说话,难度是不是真的那样高呢?

叫人慨叹的是,许智峯一走了之,留下的烂摊子却影响了民主党的声誉,主席胡志伟惨被骗了。胡志伟事后还要力撑他,表示对决定感到突然但理解,又话「见到许所面对的压力,包括政府如何利用司法程序逼迫抗争者,是否有公平审讯亦有问号」,如果按照这个说法,是否其他犯了官非的议员潜逃都是可以理解?若然如此,法庭是否有必要大幅收紧保释条件?

对应许智峯事件,说明了近期民主党对党外党内的激进人士和他们的激烈行为的一贯偏差,就是非但不作出纠正,甚至紧跟其后,演变成一种狗尾牵狗头、愈来愈难控制大局的场面。近年,香港的民主运动正在逐渐激化,许智峯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自二○一四年,港大戴耀廷提出「违法达义」,鼓励人们以违法方式占中,之后愈演愈激,最终爆发自去年六月开始的黑暴运动,甚至要揽炒特区以至中央政府,民主党期间都不敢提出异议,党内大佬跟着新生代一起搞激,最终导致有民主党议员卷入法网之中,民主党的领导陷入空前困难的境地。民主党之所以出现今天的败局,底因还是民主党大佬往往在研判形势的时候,不敢是其是、非其非。以前的民主党,作风比较理性温和,提倡「和理非」。在前特首曾荫权时代,也曾从善如流,赞成政改方案,但也正因为这支持政府,不断被激进派狙击,民主党为怕激怒了激进反对派,失去选民支持,只好改弦更张,跟着激进派走。

近年的民主党大佬,缺乏政治勇气,没有人格魅力,难有承担的勇气,就被党内外的激进派牵着鼻子,结果令到民主党走入困局。作为泛民阵营重镇的民主党对大局的研判,往往出现重大错误,无法控制大局,做不到见好就收,最终令到整个党冲下悬崖。另一个大党公民党,情况同样好不到那里,在中美正在进行激烈角力的环境下,竟然跑到美国寻求美国的协助,制裁香港及中国,犯下了不可纠正的错误。

无法控大局中央终出手

民主派领导失误,主事者无力纠正乖风,香港民主运动变成暴力革命,不断冲击中央底綫,最终不会有好结果,其实不言而喻,最可悲的是,除了香港的民主不进反退之外,还令暴力泛滥,社会秩序失控、法治受到严重冲击,政府管治受到挑战。面对激进力量把香港拖进深渊,以至动摇国家的安全,中央当机立断,毅然为香港订立《港区国安法》,加强警察执法权力,最终止暴制乱的话。看完今次许智峯「流亡」的闹剧,回想如果没有立法等连串雷霆动作,单靠温温吞吞的沟通,期望反对阵营适可而止,香港的乱局,究意会拖到何年何月才会停止。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