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记】拨乱反正仍是福地

2020-11-16 07:25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香港上星期可说得上是政治震荡的一周,人大订立DQ议员框架、非建制派议员总辞。政经中人满肚疑问,香港政坛大变,香港的政治空间是否已大为收窄,甚至消失?

上星期香港有很多重大政治事件发生,举其大者,当然是人大常委开会,回应特区政府提出的呈请,此前被选举主任取消下届立法会参选资格的现任议员,是否应该延任。人大常委会上星期三开会,按《基本法》第一○四条,议员和主要官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规定,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特区政府随即取消杨岳桥、郭家麒、梁继昌和郭荣铿四人的议员资格。由于这四人此前已被选举主任取消了参选资格,明年九月可以参选立法会的机会亦十分渺茫。为了表示对政府的不满,十五名非建制派议员提出总辞。立法会内整个非建制派,除了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和医学界陈沛然之外,自此一空,立法会罕有地进入一个「反对派低音」时期。

十五名反对派议员集体辞职后,港澳办批评总辞是表明了与中央顽固对抗的立场,是对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的公然挑战,并予以严厉谴责。既然是对《基本法》的公然挑战,相信这十五个人未来若要参选,都要经过被选举主任考虑是否符合资格的门槛。由此预见,来届立法会议员人选将出现大洗牌。

雷厉风行纠偏改错

人大常委会今次DQ四位立法会议员,主要原因是他们违反了《基本法》第一○四条规定的誓言,除了需效忠《基本法》及香港特别行政区之外,还需表明「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由于区议员在就职时同样要依法宣誓,所以违法誓言的人有机会被DQ。按法理上的逻辑,稍后的特首选举委员会的委员,可能也会按这个标准去检视其参选资格。

据此,有人认为未来非建派的空间将大为收缩,甚至觉得反对派是否还有活动的空间。在过去的几年,非建制派无论是街头上和议会内的所作所为,都不符合香港利益,以至中央的要求,不断挑战中央的红綫,随着激烈手段愈演愈烈,去年发展到街头爆发暴乱,议会内搞揽炒,公然提出港独,甚至有议员和政党头头跑到美国要求美国人介入和制裁香港,已经踏过中央的红綫,香港特区政府束手无策下,中央唯有出手,先为香港制订《港区国安法》,止暴制乱,最近再订立DQ框架,让议会回复秩序,雷厉风行的纠正动作估计在今届政府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从这个角度,非建制派的空间的确是缩小了,但就期望可以对香港前途,达到拨乱反正的效果。

从二○一四年的非法占领行动,到二○一六年新年的旺角暴动,再到自去年六月开始的反修例事件,香港的政治环境日趋恶劣,社会变得高度政治化,部分人凡事都以政治行先,更严重的是,对年轻的一代人的思想,造成严重影响。上星期,《星岛日报》披露了九龙塘宣道小学一名被教育局DQ的教师的问题教案,内容非常得人惊,包括歪曲事实地说香港政府容许三合会的存在,却取缔香港民族党,又移花接木地引述毛泽东和习仲勋的说话来宣扬港独等等。其后,当局再公布有另一名可立小学常识科教师因教学「严重错误、欠缺担任教师的能力」被钉牌,他在网上教学影片中称,英国「为消灭鸦片」向中国发动战争。这样的事情发生,相信都是受到激进和偏激的思想影响,导致政治「上脑」,憎恨思想影响了日常判断。

过去的一年多,香港出现很多乱象,包括街头暴力动乱,肆意打人砸店,破坏公物,放火堵路等等,黑暴视法治如无物,既影响社会的运作,市民的日常生活,教坏了年轻人。有从事高等教育的人指出,经历了过去一年的动乱,大学本地收生成绩明显下跌,内地学生来港亦显得裹足不前。本地家长对香港的教育起了很大的戒心,宁愿将子女送到外国留学,内地家长则担心子女来香港会受到本地学生的欺凌,减少申请来港读书。少了内地学生,香港的大学收生质素难免下降。高教界估计,这个情况恐怕在三、五年内都不会复元,这个估计还要看香港社会能够回复正常,如果政治环境一直不改善,甚至继续恶化,几时才会好转,根本没有人说得上。

少谈政治聚焦发展

人大常委会今次可谓用上了霹雳手段去矫正香港的政治乱局,主要是已见到香港无论是教育、医疗以至法律等各方面都因为政治激化而出现歪变,香港的前景令人非常担忧。有资深投资人士坦言,中国兴起,香港的发展机会变得更多,空间更大。他认为竞争方面不用担心,反而最担心的是香港的年轻人受到不正确的政治思想误导,仇恨内地,香港未来前途将没有甚么出路,令人忧心忡忡。中央政府现在决定扭转积习,认为港人如果未来能够回到少谈政治、多谈发展,才能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再度成为一个人人都能安居乐业的福地。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