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记】不要把议政和乱政搞乱了

2020-11-23 07:28
特首林郑月娥本星期三将宣读《施政报告》,有人认为立法会没有了反对派之后,议案就可以畅通无阻,是好是坏,仍有待观察,有人担心立法会成为一言堂,莫非议事堂内真的没有反对派便不行吗?资料图片
特首林郑月娥本星期三将宣读《施政报告》,有人认为立法会没有了反对派之后,议案就可以畅通无阻,是好是坏,仍有待观察,有人担心立法会成为一言堂,莫非议事堂内真的没有反对派便不行吗?资料图片

特首林郑月娥将于星期三宣读《施政报告》,未来一年政府会有甚么大招、新招,到时就会揭盅。坊间相信,《报告》提出的议案日后在立法会成功推动的机会大增,原先计画做的「明日大屿」的前期拨款都可以顺利过关。特区政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议员要真诚拥护《基本法》的框架,特区政府即时取消了公民党的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和会计界议员梁继昌等四人的议员资格,其后引发十五名反对派议员集体总辞,立法会内只馀下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和医疗界的陈沛然留任。在上周六,曾在选内会主席拉布拉得不亦乐乎的郭荣铿,甚至宣布退出政坛,反对派势力在今届立法会基本上全部瓦解。

为反而反拖死合理政策

坊间认为,议会内没有了反对派,「明日大屿」这个几千亿元庞大项目,甚至可以在会期内通过。亦有人质疑,立法会没有了反对派,所有议案都能够通行无阻,这意味着市民的意见将得不到反映,民怨将不断累积,最终会出现大爆发。以上种种讲法,不能够说全无可能。然而,过去几年反对派在议会内拖死政策,令官场弥漫少做少闹的怠政氛围,令很多民生政策应做未做,已成为民愤源头,把反对派的对着干的正面作用过分夸大,同样不符现实,讲到底,无论是政府或建制派都要警惕,研究如何完善施政。

如果讲到立法会内没有反对派,香港就会出现问题,就有点言过其实。立法会的主要职能是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审核及通过《财政预算》、税收和公共开支;以及对政府的工作提出质询。立法会亦获授权同意终审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并有权弹劾行政长官。立法会充分履行其职能的,肯定不是最近的几年。在反对派为反而反,甚么都反的情况下,就算是有很多市民支持的议案都没有通过,例如

医委会改革,有广泛的民意支持,但被医疗的代表梁家骝展开「一人拉布战」之下被拖垮了,这种破坏施政的杀伤力,绝对不能低估。

在反对派还没有近几年这样激进的年代,政府的施政比较畅顺,绝大部分的议案都能够获得通过,但不代表立法会未能够接纳和反映民意,主要还是无论是官员,还是议员,对自己都有比较高的要求。那些年,官员在提交议案时,都很审慎和小心,事前都会做大量功课,搞好沟通和共识,对议案的通过有十足信心,才会提交立法会审议。在议会上,建制派和非建制派议员对议案详情会拗得面红耳绿,甚至剑拔弩张,但很少会翻枱收场,最终还是会在互相妥协下得出结论,这种立法过程不见得出来的政策会有甚么偏听、橡皮图章引发的弊端。

在政治氛围和而不同、理性主导的年代,非建制派议员在政见上虽然与政府和建制派议员不同,他们会打着争取民主旗号争取市民的支持,但在审议议案的时候,都比较实际,都会从市民利益出发,会比较用心,提出不少改善议案的意见。可以说,当时的非建制派或反对派表现出来的,有点「忠诚反对派」的味道。到了近几年,香港政治气氛愈趋偏激,反对派对所有事情,包括所有议案,都是政治先行,从个人的政治利益考虑,远多于考虑该议案实际会对社会带来甚么影响。反对派这种政治上脑的思维,发展到了去年的反修例运动,更去到极致。在街头上鼓吹暴力,在议会内瘫痪政府。临近立法会换届选举前夕,在戴耀廷的领导下,更提出「35+」的揽炒香港、推翻中央政权的终极计画,扬言要在来届立法会取得过半数议席,会不问内容否定《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运作,进而逼使特首下台。以反对派的所作所为,如果认为他们对社会发挥了正面的作用,实在难以令人置信。

议会内没有了反对派议员,特别是为反而反、为揽炒而反的议员,与能否吸纳和反映市民的意见,其实没有关系。关键还是议员能够实事求是,能多些聆听市民的声音,提出对民生有益的具体建议,利用比较和阶的议会环境,履行应有的职责,发挥有利于社会的积极作用。

关键在政策以惠民为本

立法会因为反对派的总辞,政府少了很大的阻力,施政毫无疑问应该会比较畅顺。但如何善用如何权力,发挥议员对政府的制衡功能,仍要议员自行把握。至于有人说反对派总辞之后,建制派要兼任反对派的角色,言下之意是建制派一定要支持政府的某一议案,反对派一定要反对该议案,现在反对派真空了,建制派就要分出部分人来反对政府,这是一种立场先行的讲法,无甚道理。说到底,支持或反对一项议案,是要看其内容能否惠及香港民生和经济,应与立场无关,议员、政界和市民不要把议政和乱政搞乱了,以为没有极端反对派就没有了民意的表达和制衡。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