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雷射針】攻入國會山莊餘波未了

2021-01-15 11:09
美國暴民攻入國會山莊,驚慌失措的議員從避難室走出來後,把前年他們對香港暴徒的稱讚忘得一乾二淨,同聲譴責這些特朗普支持者如何目無法紀。

此歷史事件影響深遠,其餘波還會蕩漾一段很長的日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突然」湧現,打了美國建制一個措手不及的暴民是怎樣形成的?當中反映美國社會的嚴重分裂能否化解?

在美國歷史上,正如哥倫比亞大學的薩克斯(Jeffrey Sachs)所指出,一直有一大批國民有暴民傾向。十九世紀中葉美國內戰後,南方白人很多從未心服,其後欺壓槍殺黑人的行為屢見不鮮。中國人幫助美國建成鐵路,但常遭集體搶掠。美國原住民所遇的近乎種族滅絕,在西部牛仔片中亦可知一二。百年前橫行多年的三K黨常對黑人施以私刑,其黨員之一竟是當過美國總統及普林斯頓大學校長的威爾遜(Woodrow Wilson)。今天「白人至上」主義者也只是傳承了上述人等的道統而已。

在今天,一大群白人基層在全球化經濟中競爭力不夠,敗下陣來,收入停滯不前,容易滋生排外反精英的民粹思想,與特朗普一拍即合。這些人雖處事蠻橫,但比起香港的黑暴份子卻有一樣優點,他們十分重視個人的努力,反對不勞而獲。這也是共和黨意識形態的一部份。也應指出,反對黑奴制度的林肯總統,也是共和黨人,他雖已是古人,但我們也不能說共和黨大多都是種族主義者。

拜登是民主黨人,他並未有特朗普那種胡攪蠻纏,但民主黨的政客也不見得是甚麼好東西。在理財上,他們喜歡加稅亂用錢,稅不夠便借錢,特朗普造成的財赤及巨大欠債,未來幾年只會有增無減。在人身自由上,他們喜歡要求別人言必「政治正確」,有時會到走火入魔程度,大大扼殺了人民的言論自由,十分討厭。現時美國社會的分裂早已因國會山莊事件而浮上水面,特朗普七千四百萬支持者中,相當大的部份根本深信拜登的總統寶座是偷來的,雖然此想法毫無根據,但不爭的事實是,他們相信拜登是民竊國者。這便很麻煩,拜登雖深恐美國人民的對立已形成嚴重的分裂,但他化解得了嗎?

美國政府的政治執行力遠比香港強,懲處暴徒也遠為果斷嚴厲,但拜登既然被一些人認定是竊國者,他的話有些人是聽不進去的。化解之道之一是製造一個外間的敵人,有了外敵,大家可槍口一致對外,這樣內部較易團結。有份量當得上外敵的只有中國,所以拜登在替美國療傷中,對華態度也不會好到哪裏去,中國躺着也會中槍,韜光養晦也沒用。不過中國國力增長勢猛,也不用太理會美國了。

從更深層次角度看,國會山莊事件其實牽扯到西方政治制度的生死存亡問題,所以西方國家急不及待都要出來斥責暴徒。這些國家用一人一票的選舉去決定誰握有管治權利,但假若社會中有兩批完全對立的人群,民主選舉的作用便很低。選了某人出來後,另一人的支持者完全不服,政府如何能穩定施政?又或人民中有高比例的人本性是好勇鬥狠,輸打贏要,選舉結果不符己意,便翻枱不認帳,那麼民主制度怎會不崩潰?西方國家有見及此,為求自己的制度能有效繼續運行,便必須對國會山莊此類事件嚴詞斥之為叛亂,涉事者若被懲處,其他國家只會拍手稱快。

既然如此,西方各國將繼續會對攻入國會山莊的暴民及其支持者大力批判,香港的黑暴份子見到這些批判鋪天蓋地而來,一想及前年所作所為,情何以堪?香港的黃媒近日對國會事件集體失聲,其來有自。這也苦了西方的傳媒,它們對香港及美國暴亂採用雙重標準,是否能自圓其說為自己開脫?我看十分困難。

雷鼎鳴

原文刊於《頭條日報》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