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雷射针】攻入国会山庄馀波未了

2021-01-15 11:09
美国暴民攻入国会山庄,惊慌失措的议员从避难室走出来后,把前年他们对香港暴徒的称赞忘得一乾二净,同声谴责这些特朗普支持者如何目无法纪。

此历史事件影响深远,其馀波还会荡漾一段很长的日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突然」涌现,打了美国建制一个措手不及的暴民是怎样形成的?当中反映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能否化解?

在美国历史上,正如哥伦比亚大学的萨克斯(Jeffrey Sachs)所指出,一直有一大批国民有暴民倾向。十九世纪中叶美国内战后,南方白人很多从未心服,其后欺压枪杀黑人的行为屡见不鲜。中国人帮助美国建成铁路,但常遭集体抢掠。美国原住民所遇的近乎种族灭绝,在西部牛仔片中亦可知一二。百年前横行多年的三K党常对黑人施以私刑,其党员之一竟是当过美国总统及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威尔逊(Woodrow Wilson)。今天「白人至上」主义者也只是传承了上述人等的道统而已。

在今天,一大群白人基层在全球化经济中竞争力不够,败下阵来,收入停滞不前,容易滋生排外反精英的民粹思想,与特朗普一拍即合。这些人虽处事蛮横,但比起香港的黑暴份子却有一样优点,他们十分重视个人的努力,反对不劳而获。这也是共和党意识形态的一部份。也应指出,反对黑奴制度的林肯总统,也是共和党人,他虽已是古人,但我们也不能说共和党大多都是种族主义者。

拜登是民主党人,他并未有特朗普那种胡搅蛮缠,但民主党的政客也不见得是甚么好东西。在理财上,他们喜欢加税乱用钱,税不够便借钱,特朗普造成的财赤及巨大欠债,未来几年只会有增无减。在人身自由上,他们喜欢要求别人言必「政治正确」,有时会到走火入魔程度,大大扼杀了人民的言论自由,十分讨厌。现时美国社会的分裂早已因国会山庄事件而浮上水面,特朗普七千四百万支持者中,相当大的部份根本深信拜登的总统宝座是偷来的,虽然此想法毫无根据,但不争的事实是,他们相信拜登是民窃国者。这便很麻烦,拜登虽深恐美国人民的对立已形成严重的分裂,但他化解得了吗?

美国政府的政治执行力远比香港强,惩处暴徒也远为果断严厉,但拜登既然被一些人认定是窃国者,他的话有些人是听不进去的。化解之道之一是制造一个外间的敌人,有了外敌,大家可枪口一致对外,这样内部较易团结。有份量当得上外敌的只有中国,所以拜登在替美国疗伤中,对华态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中国躺着也会中枪,韬光养晦也没用。不过中国国力增长势猛,也不用太理会美国了。

从更深层次角度看,国会山庄事件其实牵扯到西方政治制度的生死存亡问题,所以西方国家急不及待都要出来斥责暴徒。这些国家用一人一票的选举去决定谁握有管治权利,但假若社会中有两批完全对立的人群,民主选举的作用便很低。选了某人出来后,另一人的支持者完全不服,政府如何能稳定施政?又或人民中有高比例的人本性是好勇斗狠,输打赢要,选举结果不符己意,便翻枱不认帐,那么民主制度怎会不崩溃?西方国家有见及此,为求自己的制度能有效继续运行,便必须对国会山庄此类事件严词斥之为叛乱,涉事者若被惩处,其他国家只会拍手称快。

既然如此,西方各国将继续会对攻入国会山庄的暴民及其支持者大力批判,香港的黑暴份子见到这些批判铺天盖地而来,一想及前年所作所为,情何以堪?香港的黄媒近日对国会事件集体失声,其来有自。这也苦了西方的传媒,它们对香港及美国暴乱采用双重标准,是否能自圆其说为自己开脱?我看十分困难。

雷鼎鸣

原文刊于《头条日报》

最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