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學林|寫給中六同學的話(上)

2021-10-06 12:50

終於,回到這裏,與你們在文字重遇。

暑期課上,我說過不論如何,中六同學會是我作出任何決定時最大的考慮。盛夏最熱的日子,我還是決定離開遵理,決心走一趟不知結果的旅程。而能夠與學校達成共識,而不影響你們,即使周旋過程花上了很大代價,都讓我感到特別值得。

我在遵理教學十年,時光沒有將我變得不同了,但時間讓我明白到,有些東西是不等人的。人生如果有遺憾的話,走到旅程的後半段,你會責怪自己當初過於優柔寡斷。

整個七、八月,我腦海都在構想該走一條怎樣的路。然後有一天,我在IG開直播,同學突然對我說,美斯要離開巴塞了。我不是美斯迷,但一代球王離開母會是天大的新聞,也對我帶來不少的衝擊。

二○二一年,整個世界好像都和「改變」畫上了等號。經濟、國際社會、疫情,每天都是新消息,每天都令人措手不及。留下來吧,安安份份地教好書,努力當一個市場領導,努力在大型補習社規行矩步,努力揮發餘光吧;離開吧,找一個可能,能更自由、更彈性地實踐自己理想的教學理念,也許還能闖出一片天,銜接下一個人生的十年。天秤搖擺,但後者所受的質疑較前者多上百倍。

資金呢?耗上的時間呢?機會成本呢?你多年以來辛苦建立的團隊如何是好?還有,你的學生還會追隨你嗎?這種每月付款式的「關係」能夠冰封九十天,然後依舊等你、信你嗎?太多太多的勸說,總結就是一句,勸我留下。外邊風高浪急。

我的理智告知我,這是事實。但我心底卻有一把微弱的聲音不甘於此。每當聲音響起,就會有更多關於成本、關於失敗、關於風高浪急的說法將它淹沒。

電郵:lamyatyan2003@yahoo.com.hk

林溢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中文科補習名師。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0月6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