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應重專業 政治主導必自損

2021-08-25 00:00
香港律師會昨晚舉行理事會改選,結果五名取態持平的「專業派」候選人當選,這對該會和整個律師行業都是好事,因為該會若被具強烈政治傾向的成員主導,有可能步大律師公會的後塵,演變為政治組織,到那時候,其與政府和內地的互信關係將受重挫,從而出現最壞情況,就是失去對行業的監管角色,也再不能推舉代表加入法定機構,對該會地位的打擊將十分巨大。律師會等專業團體的本份,應是提高行業的專業水平,為業內成員謀發展,同時致力維護法治,如果歪離這正道,到頭來只會損害整個行業,相信大多數成員都不願見到這結果。

大狀公會質變 與內地斷裂

過去幾年,香港遭連場政治風暴吹襲,造成社會嚴重撕裂和對立,不少專業團體避免不了這「生態異變」,內部分門分派,日趨政治化,向來溫和務實的律師會也不能例外,陷入了政治漩渦。作為代表全港律師的專業組織,這發展如繼續下去,對律師行業殊非好事。

前車可鑑,香港大律師公會本來是備受政府與公眾敬重的專業團體,但過去十多年,卻演變成政治先行的組織,甚至擔當政治運動先鋒角色,其變質導致與政府與內地的關係斷裂,嚴重影響行業發展。回看二〇〇三年時,政府草擬《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就以大律師公會為主要諮詢對象,並吸納其不少意見,但其後該會與泛民政黨結盟,走上「政治抗爭」之路,接着更與公民黨「二位一體」,政治色彩愈來愈鮮明,專業性質卻逐漸減退。

到佔中和反修例風暴爆發,大律師公會跟隨政治兩極化的大潮,立場變得更加激進,在一些核心成員主導下,不但與特區政府和中央尖銳對立,更觸碰到國家主權的紅線,結果受到內地官媒連環炮轟,關係跌至冰點。

這對大律師行業的打擊甚大,正如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所說,過往內地十分歡迎該會向內地法律部門提供法治建設的意見,而香港不少大律師也希望加強兩地合作,但「敵對」關係令交流全面停止。此外,該會與政府的互信關係也盡失,再沒有合力建設法治的共同基礎。

「專業派」全勝 反映行內意願

律師會對此應引以為鑑,如果同樣走上「政治化」的路,將會給行業帶來幾個負面後果:首先,政府有可能收回其監管行業的角色,若如此,該會地位將大降;此外,政府在委任法定機構成員時,可能不接受該會的推薦,令其失去權威;其三,粵港澳大灣區正高速發展,香港律師北上執業的空間極大,若與內地的交往因政治對立而中斷,整個律師行業將蒙受利益損失。

事情的利與弊十分清楚,律師會若真正以專業為重,便應選擇正途,保持中立、理性、持平,避免變成政治組織,這對律師行業、社會整體利益都是好事,今次「專業派」全勝,正反映這是行內多數成員的願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