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光學生家龍和佳埼,在老師許永強引導下觸碰模型,首次「看見」校舍。
心光學生家龍和佳埼,在老師許永強引導下觸碰模型,首次「看見」校舍。

  (星島日報報道)學生是最熟悉學校全貌的人,但對失明學生而言,這個最熟悉的場所卻不知從何描述起。理工大學智慧城市與空間大數據分析實驗室,花耗逾三個月,特意為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學生,測量並製作出一個一比二百的校舍三維模型。心光教師認為模型助視障學生更認識自己學校,「我希望每個學生畢業後,別人問起『你的母校是甚麼模樣』時,都能夠自豪地描述出來。」記者 李咏潼

  今年就讀中一的洪家龍和許佳埼,先天性全失明,雖然在心光度過九年時光,不過兩人均對學校全貌沒有太大概念。教導視障學生定向行走的教師許永強表示,學生們平日最多是通過以不同質地物料,例如絨布、金屬箔、格紋等製作的凸版地圖,大約了解校園範圍,具體做法是,讓學生摸地圖上的建築區域,再摸圖示,他們就能「讀」出剛才所摸的是甚麼地方。「但地圖主要以平面方式表達,沒有高度,不太精準,他們都不知道建築物具體外貌。」

  許永強坦言,曾萌生製作學校立體模型的念頭,但因難度太高而打消,後來有就讀理大的校友與工業中心總監梁雄峰談及此事,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LSGI)決定伸出援手,義務為心光製作校舍模型,九月初已贈送到校。許永強引導家龍和佳埼用手觸摸模型,兩人終於初次「看」到學校的外觀。家龍笑指,「原來恩望(心光恩望學校校舍)是三角形的!」佳埼則觸摸到宿舍樓的天台,找到她平日晾曬衣服的地方,笑言「終於知道學校的真正高度」。

  「健全學生很容易便能聯想出母校的樣子,但視障學生卻不是,這樣太可惜。但有了模型後,他們可以知道自己上課生活的地方到底是甚麼形狀。」許永強感歎,希望模型能夠增加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我希望每位學生畢業後,別人問起『你的母校是甚麼模樣』時,都能夠自豪地描述出來。」

  LSGI系主任史文中透露,整項計畫今年五月起展開,招募了八名學生義工協助。「這是個好機會,讓學生不僅學習知識和技術,還能運用所學來幫助他人,回饋社會。」

  他續稱,理大智慧城市與空間大數據分析實驗室為此提供不少硬件和軟件支援,把拍攝測量得來的數千張實境相片,組合製作成一個電腦三維模型,「政府近年大力推動智慧城市,我們也想印證科技能夠改善人類生活。」

  由實地量度、建立電腦三維模型,到立體打印出一個建築模型並非易事,現時本港大學中,僅理工大學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LSGI),教授學生有關技術並設有相關設施促成此事。LSGI系主任史文中表示,利用智慧城市與空間大數據分析實驗室的電腦進行計算,可做出與實景比例一致的三維模型,不排除未來有更多機會,為有需要的團體或人士進行類似的項目。

  由理大LSGI和工業中心聯手打造的心光學校校舍模型,約一米乘半米大小,是實際校舍尺寸的二百分之一。學系科學主任彭奕彰表示,今年五月師生們到位於薄扶林的心光學校實地測量,一部分學生負責地面測量,記錄量度點的坐標,另一部分學生充當「機師」遙控無人機,按照規劃好的飛行軌道拍攝校舍的俯瞰全景,「我們最終拍攝了數千張相片,再輸入到實驗室的電腦進行計算。」

  史文中笑稱,建立好電腦三維模型後,大家急不及待「打印」出一個模型初版,「不過我們很快就發現不夠理想,像欄杆線條較粗糙、樹木太多造成混亂,而且體積太小。」於是,他們便修改原檔,把模型細緻度減低,減省樹木等細節,以便視障學生觸摸時更容易集中於模型的重點。

  「之後我們又發現原檔尺寸太大,要把電腦文件分割成十一部分,然後再『打印』重組起來。」彭奕彰透露,修改原檔文件花耗十幾小時,但學生對此樂此不疲,就連當初預定以兩日時間做實地測量,都在學生的努力下,以大半日時間完成任務。史文中認為,是次項目讓學生有運用所學的機會,不排除未來有更多機會,為有需要的團體或人士進行類似項目。

理大LSGI系主任史文中表示,學生們拍攝了數千張相片輸入到實驗室的電腦進行計算,才得出這個電腦三維模型。
理大LSGI系主任史文中表示,學生們拍攝了數千張相片輸入到實驗室的電腦進行計算,才得出這個電腦三維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