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形容一個地方「地靈人傑」似乎有點陳腔濫調,不過在一個清涼寧靜的早上走入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的確有此感受。其實毋須走遠,不用大灑金錢,在香港也自能享受人文生活。

  大學是一個城市、國家文化藝術重要部分,大學的博物館和美術館更是如此,不少世界著名大學的博物館水平,絕不亞於國家級博物館,不過,也許與大學的關係密切,可能會讓人集中博物館的教學功能,而忽略了它的展覽和其他活動。根據一份英國大學博物館調查結果顯示,在2011年至2012年間,英國、蘇格蘭與愛爾蘭的大學博物館,共舉辦了二百多個展覽、三千五百多項公眾活動,吸引了差不多四百萬人次參觀,其中超過十六萬五千多名學生是通過學校安排參觀,可見大學博物館展覽的吸引力和影響力,不亞於公營和私人博物館。

  在美國,大學博物館對當地社會的功能和對大學形象的正面影響愈來愈受到重視,根據媒體統計,今年內美國數所著名大學將會建造或加建博物館,包括哥倫比亞大學。

  在香港,我們兩所「老牌」大學都擁有自己的博物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建於1953年,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建於1971年。大學博物館與其他公營和私人藝術館的最主要分別,是教育與學術交流的角色更重要,但並不表示博物館只為藝術系或相關課程服務,就如中大文物館姚進莊館長表示,事實上文物館觀眾以校外人士居多:「大學博物館固然以學術研究為主,提供文物作教材、研究生參與展覽圖錄的編輯出版工作、學生到文物館實習等,這些都是直接與大學藝術教育有關的,但不限於此,我們通過公眾展覽、出版和與其他博物館合作,讓更多人以文化為基礎去了解文物,再以文物作為渠道去了解不同年代的歷史與社會面貌。」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與大學幾乎同步建造,屬於中國文化研究所,位於校園中心地點,除了四個展廳,也有文物修復室和圖書館,不過儘管校園地方相當寬敞,文物館地方還是不夠用,目前該館正進行裝修擴展工程。文物館館藏達一萬五千多件,幾乎一半是創館人、已故大收藏家利榮森博士捐贈。姚館長說:「可能有人不知道,文物館的館藏很多是世界頂級收藏,像利榮森博士捐贈的北山堂藏品中的古代碑帖銘刻拓本,在全球同類型藏品中應屬於前五名內,其中宋朝的拓本尤為罕有。拓本藏品中有八件被列入了中國「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的推薦名單,部分在2015年舉辦的碑帖藏品展《北山汲古──碑帖銘刻拓本》公開展出。」

  這種屬於國家級的展品能在本地大學的博物館展出,的確難得。姚館長說文物館的展覽已經排期到2020年,大部分以文物館藏品為主,作為大學博物館,文物館展覽的方向還是以學術性優先,可以選擇一些相對在其他博物館較少機會展覽的藝術家或藝術品類別,就如目前在文物館展出、該館與上海博物館和故宮博物院合作的明代女畫家李因繪畫展《閨閣風流》。

  「儘管可能有很多人對李因不大熟悉,但無損她作品的欣賞與研究價值,何況中國古代女畫家的個人作品展覽幾乎是絕無僅有。正因為我們是大學博物館,可以運用資源安排一些稍微『冷門』但具有學術性的展覽,可以說我們的角色依然是教育為主,而且隨着公眾對藝術文化學習的要求,我們的工作也從校園拓展出去,在校內與藝術系以外的其他學科合作,在校外通過雜誌投稿、中小學團體參觀、公眾講座等活動,讓更多市民參與,但我們的核心角色與定位還是非常清晰,必須以學術文化優先。」

  突然覺得,大家都在熱烈談論未來香港會擁有怎麼樣的世界級博物館、對大型美術博覽會趨之若鶩的時候,大學博物館像中大文物館有如一位「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個藝術文物寶藏存在咫尺之遙我們卻過門不入,也許我們應該更多關注我們已經擁有的。

《閨閣風流──明代女畫家李因繪畫展》

日期:即日(1月19日)至3月12日(日)

時間:星期一至三、五及六/10:00am至5:00pm

   星期日/1:00pm至5:00pm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網頁:www.cuhk.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