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点评】时间出错 拜登未及北京朝圣

2021-02-04 17:54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已跟多位世界领导人联系,唯独是尚未与习近平接触。不过,赶住去北京朝圣的人络绎于途。

拜登认定中国是美国「最大挑战」的竞争对手,同时,又认为气候变化是任内需要解决的首要危机之一。拜登表示︰「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头号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生存威胁』。」以上两点有矛盾吗?不只是矛盾,而是进退失据。

美国亚洲协会周二发表调查报告,56%的美国受访者希望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中国合作,认为气候变化比包括新冠肺炎在内和核武裁军等议题更重要。事实上,在特朗普任内退出《巴黎协定》,中国成功抢到全世界气候变化话权,这触及了美国的根本利益。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在联合国会议宣布,中国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是在40年内,把国内碳排放变为「零」。中国目前年碳排放量约160亿吨,占世界的28%,欧美以此一直向中国施压,中国现在站在「碳中和」的制高点,反转了形势。与此同时,美国因为退出《巴黎协定》令西方群龙无首,一旦中国主导落实相关标准和规范,全球经济与科技发展,势必受中国影响。拜登正急于重返《巴黎协定》,但在这协定上,美国绕不开和习近平打招呼,事情宜早不宜迟。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 (Ned Price)说︰「并不急于与战略对手中国交谈,会优先与盟友和夥伴交谈。」不过,她又说,有一些问题,包括气候变化,「与中国进行有限的合作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看来拜登政府搞错了问题,美国在气候变化的准备不及中国,习近平也不会著急跟拜登交谈。中国早有长远规划,5年前推出《中国制造2025》,未来10年以绿色经济为增长动力,电动汽车是关键项目,而且到了今天已经搞出了成绩。

《纽约时报》上周五报导︰「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出人意料地宣布,希望在2035年之前停止生产汽油和柴油汽车,转向电动汽车,这与中国政府成功制定的路线图相符,作为美国工业象徵的通用汽车或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中国企业的主导。」

《纽时》引述车行人士评论︰「大家都要去北京朝圣。」因为「中国拥有强大的市场影响力和稳定的监管,可影响从底特律到东京再到德国沃尔夫斯堡的汽车产业决策。」再者,「中国现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占全球销量的三分之一(2020年中国汽车销量约2500万辆,全球为7650万辆)。」

第二次工业革命发明内燃机催生了汽车产业,令欧美经济科技跃进,西方从此富强百年。中国当仁不让走到第二次汽车革命的领军位置,拜登你还忙些什么?作为美国总统,你需要第一时间把中国这个最大挑战的竞争对手拉过来,实行既竞争又合作,方为上策。

拜登是不是太忙?MBA有教时间「四象限」管理,你查找不足,看看有没有改善之处︰第一象限是重要又紧急的事;第二象限是重要但不紧急的事;第三象限是不紧急也不重要的事;第四象限是紧急但不重要的事。

习近平提出2060年碳中和计划,争取了气候变化的话语权。(新华社图片) 中国挑战与气候变化都应该是第一象限的「重要又紧急的事」,虚拟的「种族灭绝」、「避风港」议题,这属于第三象限的「不紧急也不重要的事」,以及美国跟盟友交谈的第二象限「重要但不紧急的事」,这都不需要优先处理。如果四个象限错配了,那就可能令拜登分身不下,要来也不及去「朝圣」了。

深蓝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