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点评】厌恶了资本主义,美国改姓社,好吗?

2021-01-29 17:16
美国资金充斥市场,可是既流不到初创企业,贫困基层没有取得援助,新一代对资本主义很厌恶,表示更喜爱社会主义。——弗里曼(Thomas Friedman)。

弗里曼周一在《纽约时报》写的文章有很抢眼,题为Made in the U.S.A.: Socialism for the Rich. Capitalism for the Rest. 直译不如意译︰「美国正成为对富人慷慨,对普通人剥削的社会」,大家可更清楚明白这位揭橥全球化、《世界是平的》作者想要说什么。文章首先指责特朗普任内胡乱花费,令赤字预算奇高,不可宽恕的是他前3年任内,美国经济发展不俗、失业率也低,新冠大流还未打到嚟;如此可观时势下,钱却花在减税(讨好富人吸选票)、增加军费(维持美国霸权)之上。更严重的是财政纪律崩坏,美国两党共识是处于超低利率时代,美国可以无限量印银纸,底线思维是「只要美国还在正常运作,利息可以忽略不计」。

印出来的银纸、宽松的融资货币,以及不断增加的债务、愈摊愈大的赤字,都用在拯救那些「僵尸企业」(指需要给予纾困(bailout)以免破产的企业),政府干预经济,只刺激了金融市场,实体经济没有受惠,那些初创企业更苦不堪言。

弗里曼写道︰「这个货币宽松、低利率的时代,大公司正变得愈来愈庞大,愈来愈垄断。这不仅是因为互联网创造了全球的『赢者通吃』市场,让亚马逊、Google、Facebook和苹果等公司积累的现金储备超过了许多国家。还有另一个原因,这些公司很容易利用其过高的股价或积累的现金,来收购崭露头角的竞争对手,吸收所有的人才和资源,把小企业挤出市场。」更不合理的现象反映在疫情困境下,美国股市的科技行业股价不断上升,市值屡破新高,与美国市面一片萧条的情况完全不同。

美国资金扬溢不止,可是美国科技初创的动力不足,主要是资本制度被扭曲。不过,这都要暂时摆一边,美国有更加紧急的事要做。拜登上场要向受疫情打击「失去工作、住房或生意的最脆弱的美国人,以及为被新冠病毒压垮了的城市提供支持。」但代表资本家及富人的共和党,在此关键时刻却力争减低政府开支、消除赤字以达平衡预算。弗里曼在文章直骂这班人是骗子。

像弗里曼大叔都「愤怒了」,年轻新一代更激。「正因如此,千禧一代和Z世代(出生于资讯科技时代的孩子,一般1995-2005年出生)对这种扭曲的资本主义形式感到幻灭,并表示他们更喜欢社会主义。」

弗里曼承认美国制度变得脆弱,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体制的「纠错」能力明显失效,在经济衰退期间没有淘汰劣质企业(僵尸企业),但助长了企业垄断,减灭初创的生机。弗里曼说︰「没有创业机遇和创新的破坏,资本主义是行不通的。」

弗里曼寄望改良资本主义,其实,要扭转美国Socialism for the Rich现象(西方普遍理解的「社会主义」是「专制贪腐分赃社会资源」的同义词),美国何不试行中国模式的社会主义?我们是有为政府(以民为本,不是资本至上),自由包容自律(新冠防疫的集体社会表现)等。建议拜登放下身段,中美加强交流,好过勉强用失效的价值,空想结成联盟去改变中国,是不是?

深蓝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