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點解仲要聽戴耀廷支笛

2020-07-13 07:54
近年每次選舉,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都會搞選舉協調。
近年每次選舉,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都會搞選舉協調。

為了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泛民日前進行陣營內的初選,在安排的細節上,外界有不少的質疑,認為漏洞百出。不過,對於要爭取民主普選的人而言,真正值得思考的是,今時今日,戴耀廷等一班人,究竟是將香港帶上爭取民主之路,還是政治歧途呢?

近年每次選舉,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和壹傳媒的老闆黎智英,都會搞選舉協調,而且愈搞愈具規模,成為泛民主派的選舉大台。他們的選舉協調,表面上用投票、民調等方法,看似客觀科學,實際上由於他們掌握了宣傳機器,強逼陣營內的人參與,否則就冠以「鎅票」等罰名攻擊,在他們的強力影響之下,很多有不同意見的人士最後都被踢出局,在他們的操控下,整個泛民就只剩下愈來愈激進的鬥爭路綫。

今屆立法會選舉臨近,戴耀廷等又出來協調,公開呼籲支持爭取民主的市民,不要投要給那些不參加初選的候選人,直指這些人是「鎅票者」。對於上周六、日舉行的民主派初選,政府有很多質疑,除了經費,也包括是否合法。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質疑,初選及否決預算案的主張涉嫌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及操控選舉,有機會觸犯三條《港區國安法》條文,呼籲不要誤墮法網。其後戴耀廷就出來反駁一番。曾國衛的警告有莫謂言之不先的意思,有人要踩入地雷陣,這是自己的選擇。

強行協調操控民主陣營

撇除初選的法律問題,政界認為另一個更值得思考的是,香港社會正處於嚴重撕裂,香港爭取民主普選之路,已走到一個極困難的環境,出現這種情況,是否因為在策略上出現了很嚴重的偏差?而導致這些偏差的,又是甚麼人呢?

早在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以至《基本法》正式落實,曾經有一段時間香港的民主前途是比較光明的。根據《基本法》,承諾了香港能夠循序漸進,可以達致普選。在兩屆以前的特區政府,按《基本法》所定的政制改革,其實已踏前一步。但香港民主及普選之路始終不是很平坦,一大原因是有有班非常激進的人,堅持用自己的方式,要一步到位的方法去爭取聲稱的「真普選」。他們往往對較溫和的人大聲指責,對同意作出妥協的政黨如民主黨伺機攻訐,逼使他們放棄溫和路綫。當每次選舉臨近,就透過他們策動的協調操控大局。最先不少分支力量拒絕被協調,但就被他們透過宣傳機器和各種包裝打壓,黨同伐異後,像民主黨只有俯首接受指揮,其他溫和或異意的人就被排擠出去。

在過去幾屆的選舉,鼓吹對抗路綫的戴耀廷扮演所謂「冷氣軍師」的角色,經常提出各種理論,積極操控大局。戴耀廷將香港爭取民主運動,不斷推向對立方式,最明顯的是在二○一四年大力推動佔領運動,把不合法的方式作為爭取手段,令爭取選舉變成有顏色革命色彩的社會運動。

經歷了過去幾場違法和暴力不斷升級的抗爭,現在不少人開始反思,如果當初爭取民主普選,能夠循序漸進,雖然像過程緩慢,但總會向前發展。相反,社會現時的政治氣氛空前惡劣,香港要有民主普選,已遙遙無期。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局面,建制派認為與戴耀廷等提出爭抗爭而抗爭的路綫脫不了關係。戴耀廷提出佔領運動,初時看以是一個理論,但大力鼓吹後吸引了一班支持者。及至黃之鋒發動佔領政府總部前地之際,戴耀廷便即時宣布佔領運動正式展開。佔領運動由主張變成現實,這是戴耀廷已計畫好的,還是他不甘於黃之鋒等人搶了運動的大旗不得這樣做,可能連他本人都分不清。隨着佔領運動的展開,香港政治局面也開始走上對抗代替對話,違法暴力開始登場的道路。

為了達致普選,特區政府曾按中央「八三一」決定提出方案,當時獲得了很多市民的支持,但在戴耀廷等人的把持下,斷然拒絕「袋住先」,泛民派也不敢違反他們的主張,最後否決了普選方案,令香港政制發展走進了悶局,終於引來更大的社會不安,最後出現了人大決議為香港訂立港版《國安法》。

在《國安法》首日生效,有港大畢業的工程師在街頭抗爭的時候,涉嫌用刀刺傷了一名警員,並在當晚欲乘搭飛機赴英國,結果在飛機上被捕,被控嚴重傷人罪,事件令人非常惋惜。這位年輕工程師之前因為參與社運罷工被炒,變成要做後鑊謀生,涉事者的家人指出,是大學影響了他的行為。戴耀廷這些法律學者,在校園內外以學術或政治參與之名宣揚激進而且錯誤的法律和政治理論,罔顧香港的政治現實,鼓勵年輕人造反攬炒。

不斷抗爭何日香港可安寧

戴耀廷等人又提出「35+」計畫,聲稱在來屆的立法會選舉奪取過立法半數議席,以否決《財政預算案》爭取政府答應五大訴求。這基本上是政治鬥爭,由此觸發的矛盾只會嚴重擾亂香港的運作,政界普遍認為,泛民派即使最後贏到立法會三十五席以上的議席,成功控制立法會,中央政府是否會座視,叫人大有保留。對於外界質疑泛民派聲稱會在不理會內容的情況下否決《預算案》,戴耀廷反駁說這是按立法會規定的合法行為,這種說法也是其一貫淡化後果,誘使社會大眾坐上對抗戰車常用的包裝。根據《港區國安法》第二節的顛覆國家政權罪第(三)、「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和(四)、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履職場所及其設施,致使其無法正常履行職能。泛民議員如果真的這樣做,可能會觸犯《港區國安法》。他們究竟會否跟從戴耀廷的主張行事,現時不知道,而可以肯定的是戴耀廷的做法,其實和以往一貫的作風,利用以巧言佞色,鼓勵別人去犯法。戴耀廷或許犯上煽惑罪,但首當其衝的是以身試法的泛民議員,直至要付出重大民生代價的就是廣大市民。

當五、六月份本地疫情稍緩,街頭暴力又似捲土重來,不少原本因為反對修例同情社會運動的人士都憂心忡忡問,究竟亂局何時可以終止?港人可以重過平和有序的日子?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希望過太平日子,戴耀廷這些經常希望佔據政治運動大台中央的人,就會不斷有他似是而非的理論,就如同他說「違法達義」才是現代法律理念一樣,聽來好像合理可行,其實是政治陷阱。他這些片面、不講妥協和罔顧大局的主張和做法,把香港的民主運動變成一個與中央鬥爭的危險遊戲。戴耀廷可能自覺這樣做,最後無論是美名或臭名,總可以讓他名留歷史,但對於那些真正追求民主的香港人而言,民主卻離他們愈來愈遠,大家是否仍要盲目地跟着戴耀廷的笛聲起舞,真的值得三思。

特約作者: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