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点解仲要听戴耀廷支笛

2020-07-13 07:54
近年每次选举,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都会搞选举协调。
近年每次选举,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都会搞选举协调。

为了九月的立法会选举,泛民日前进行阵营内的初选,在安排的细节上,外界有不少的质疑,认为漏洞百出。不过,对于要争取民主普选的人而言,真正值得思考的是,今时今日,戴耀廷等一班人,究竟是将香港带上争取民主之路,还是政治歧途呢?

近年每次选举,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和壹传媒的老板黎智英,都会搞选举协调,而且愈搞愈具规模,成为泛民主派的选举大台。他们的选举协调,表面上用投票、民调等方法,看似客观科学,实际上由于他们掌握了宣传机器,强逼阵营内的人参与,否则就冠以「鎅票」等罚名攻击,在他们的强力影响之下,很多有不同意见的人士最后都被踢出局,在他们的操控下,整个泛民就只剩下愈来愈激进的斗争路綫。

今届立法会选举临近,戴耀廷等又出来协调,公开呼吁支持争取民主的市民,不要投要给那些不参加初选的候选人,直指这些人是「鎅票者」。对于上周六、日举行的民主派初选,政府有很多质疑,除了经费,也包括是否合法。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衞质疑,初选及否决预算案的主张涉嫌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及操控选举,有机会触犯三条《港区国安法》条文,呼吁不要误堕法网。其后戴耀廷就出来反驳一番。曾国卫的警告有莫谓言之不先的意思,有人要踩入地雷阵,这是自己的选择。

强行协调操控民主阵营

撇除初选的法律问题,政界认为另一个更值得思考的是,香港社会正处于严重撕裂,香港争取民主普选之路,已走到一个极困难的环境,出现这种情况,是否因为在策略上出现了很严重的偏差?而导致这些偏差的,又是甚么人呢?

早在中英谈判香港前途问题以至《基本法》正式落实,曾经有一段时间香港的民主前途是比较光明的。根据《基本法》,承诺了香港能够循序渐进,可以达致普选。在两届以前的特区政府,按《基本法》所定的政制改革,其实已踏前一步。但香港民主及普选之路始终不是很平坦,一大原因是有有班非常激进的人,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要一步到位的方法去争取声称的「真普选」。他们往往对较温和的人大声指责,对同意作出妥协的政党如民主党伺机攻讦,逼使他们放弃温和路綫。当每次选举临近,就透过他们策动的协调操控大局。最先不少分支力量拒绝被协调,但就被他们透过宣传机器和各种包装打压,党同伐异后,像民主党只有俯首接受指挥,其他温和或异意的人就被排挤出去。

在过去几届的选举,鼓吹对抗路綫的戴耀廷扮演所谓「冷气军师」的角色,经常提出各种理论,积极操控大局。戴耀廷将香港争取民主运动,不断推向对立方式,最明显的是在二○一四年大力推动占领运动,把不合法的方式作为争取手段,令争取选举变成有颜色革命色彩的社会运动。

经历了过去几场违法和暴力不断升级的抗争,现在不少人开始反思,如果当初争取民主普选,能够循序渐进,虽然像过程缓慢,但总会向前发展。相反,社会现时的政治气氛空前恶劣,香港要有民主普选,已遥遥无期。为甚么会出现这种局面,建制派认为与戴耀廷等提出争抗争而抗争的路綫脱不了关系。戴耀廷提出占领运动,初时看以是一个理论,但大力鼓吹后吸引了一班支持者。及至黄之锋发动占领政府总部前地之际,戴耀廷便即时宣布占领运动正式展开。占领运动由主张变成现实,这是戴耀廷已计画好的,还是他不甘于黄之锋等人抢了运动的大旗不得这样做,可能连他本人都分不清。随着占领运动的展开,香港政治局面也开始走上对抗代替对话,违法暴力开始登场的道路。

为了达致普选,特区政府曾按中央「八三一」决定提出方案,当时获得了很多市民的支持,但在戴耀廷等人的把持下,断然拒绝「袋住先」,泛民派也不敢违反他们的主张,最后否决了普选方案,令香港政制发展走进了闷局,终于引来更大的社会不安,最后出现了人大决议为香港订立港版《国安法》。

在《国安法》首日生效,有港大毕业的工程师在街头抗争的时候,涉嫌用刀刺伤了一名警员,并在当晚欲乘搭飞机赴英国,结果在飞机上被捕,被控严重伤人罪,事件令人非常惋惜。这位年轻工程师之前因为参与社运罢工被炒,变成要做后镬谋生,涉事者的家人指出,是大学影响了他的行为。戴耀廷这些法律学者,在校园内外以学术或政治参与之名宣扬激进而且错误的法律和政治理论,罔顾香港的政治现实,鼓励年轻人造反揽炒。

不断抗争何日香港可安宁

戴耀廷等人又提出「35+」计画,声称在来届的立法会选举夺取过立法半数议席,以否决《财政预算案》争取政府答应五大诉求。这基本上是政治斗争,由此触发的矛盾只会严重扰乱香港的运作,政界普遍认为,泛民派即使最后赢到立法会三十五席以上的议席,成功控制立法会,中央政府是否会座视,叫人大有保留。对于外界质疑泛民派声称会在不理会内容的情况下否决《预算案》,戴耀廷反驳说这是按立法会规定的合法行为,这种说法也是其一贯淡化后果,诱使社会大众坐上对抗战车常用的包装。根据《港区国安法》第二节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第(三)、「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和(四)、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履职场所及其设施,致使其无法正常履行职能。泛民议员如果真的这样做,可能会触犯《港区国安法》。他们究竟会否跟从戴耀廷的主张行事,现时不知道,而可以肯定的是戴耀廷的做法,其实和以往一贯的作风,利用以巧言佞色,鼓励别人去犯法。戴耀廷或许犯上煽惑罪,但首当其冲的是以身试法的泛民议员,直至要付出重大民生代价的就是广大市民。

当五、六月份本地疫情稍缓,街头暴力又似卷土重来,不少原本因为反对修例同情社会运动的人士都忧心忡忡问,究竟乱局何时可以终止?港人可以重过平和有序的日子?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希望过太平日子,戴耀廷这些经常希望占据政治运动大台中央的人,就会不断有他似是而非的理论,就如同他说「违法达义」才是现代法律理念一样,听来好像合理可行,其实是政治陷阱。他这些片面、不讲妥协和罔顾大局的主张和做法,把香港的民主运动变成一个与中央斗争的危险游戏。戴耀廷可能自觉这样做,最后无论是美名或臭名,总可以让他名留历史,但对于那些真正追求民主的香港人而言,民主却离他们愈来愈远,大家是否仍要盲目地跟着戴耀廷的笛声起舞,真的值得三思。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