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歐盟的難民危機 白俄羅斯「下套」 波蘭立陶宛舉步維艱

2021-11-21 14:44
歐盟的難民危機 白俄羅斯「下套」 波蘭、立陶宛舉步維艱

波蘭和白俄羅斯邊境移民危機愈演愈烈,演變成2021年東西歐洲關係中的一個重大危機。

自從歐盟制裁白俄羅斯之後,白俄羅斯密謀報復。

2021年下半年開始,白俄羅斯靠近波蘭邊境,出現了上萬名希望前往歐盟國家的難民,波蘭方面向邊境布署軍隊,關閉過境通道,嚴防難民。

在白俄羅斯靠近波蘭邊境線上鐵絲網的一邊,黑壓壓的人群揮動鐵鍬、棍棒、石塊甚至雙手猛砸路障。經過兩周時間,聚集在波蘭與白俄羅斯邊境的人越來越多,成年人、婦女和兒童都加入了這支移民大軍。在鐵絲網的另一邊,全身迷彩的波蘭士兵或持化學噴霧,或操作水炮,奮力驅散「入侵者」。

目前約有3000至4000名難民正在波白邊境的白俄羅斯一側,另有至少1萬名難民也在伺機進入波蘭,這還沒有算上聚集在白俄羅斯與另一個國家立陶宛邊境上的人數。波蘭國防部已在波白邊境地區部署了1.7萬名士兵,以阻止試圖衝破鐵絲網的難民。立陶宛則早已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並正加緊增派人手。

媒體公布的畫面顯示,大批移民在白俄羅斯與波蘭邊境搭起帳篷,點燃篝火,顯然打算進行一場持久的「消耗戰」。來自波蘭的紀錄片導演烏爾蘇拉·格蘭斯克走訪了波蘭一側的邊境地帶,她撰文描述了自己看見的景像。

「那是一片冰凍的森林。」她寫道,「越境後那些身著單衣的難民只能頂著零下十多度的低溫在林中抱團取暖。林中沒有道路可言,地面滿是泥濘。在他們身後,一隊一隊武裝到牙齒的波蘭軍警試圖將他們趕回白俄羅斯一側。」

波蘭邊境巡邏隊的策略是,密切管控一切有人居住的邊境小鎮,嚴防移民接近這些定居點尋求庇護。按照烏爾蘇拉的說法,軍警們還會時不時主動深入森林,給驚魂未定的移民們來一場「突襲」。

此外,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道,這些邊境小鎮中的大部分居民都上了年紀,他們習慣觀看親波蘭執政黨法律與公正黨(PiS)的反移民電視節目,大多都對越境者抱有深深的敵意,部分人甚至還會報警或協助軍警趕走移民。

「這就是一場你來我往的皮球遊戲,波、白兩方的軍警都在把這些移民來回『踢』。」烏爾蘇拉寫道。

與軍警們類似的是,波白兩國的政府也在開展一場口頭上的「皮球遊戲」,異口同聲指責對方操弄了人道主義危機。

歐美媒體均將矛頭指向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紐約時報》在報道中指責白俄羅斯政府將移民驅向波蘭境內,文章在描述現場畫面時還使用了「放牧」(shepherd)一詞,仿佛盧卡申科如牧羊人一般驅策大群移民進入歐盟。

現年26歲的明斯克市民阿納斯塔西婭卻不認同歐盟的看法。她對媒體說:「憑甚麼只有白俄羅斯有義務來接納他們?歐盟不過把我們當作可以隨時施壓的小國罷了。」在去年充滿爭議的大選中,一向支持盧卡申科的阿納斯塔西婭一家不但沒有去投票,反而流露出了對街頭反對派的理解。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她全盤贊同反對派和歐盟對盧卡申科的激烈指責。

阿納斯塔西婭大學畢業後曾在白俄羅斯外交部工作,後來跳槽去了明斯克的可口可樂分公司。與很多白俄羅斯同齡人一樣,她看美劇、學英語,憧憬著某天去英法等西歐國家學習深造。不過,這些完全沒有妨礙她批評歐盟在難民問題上那「高高在上」的姿態。

在她看來,明斯克的市民們對大量移民的存在頗有微詞。過去兩周以來,大量移民聚集在明斯克火車站,這種場面讓長期生活在仍保有蘇聯色彩的白俄羅斯體制下的居民們感到很不適應。「我的家人都避免經過那些移民聚集的區域。這裡的人們和西歐人不同,從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幾千個長著中東面孔的人在首都四處安營扎寨,不能指望我們像西歐的左派那樣張開雙臂歡迎難民。」

「歐盟不能一邊唱著價值觀和人道主義的高調,又一邊把球都踢給我們,強迫難民回到白俄羅斯。畢竟,難民們自己也不想留在我們這個『威權國家?。』阿納斯塔西婭表達了自己的諷刺。

去年8月,白俄羅斯舉行大選,現任總統盧卡申科勝出,國內反對派強烈質疑並抗議大選結果。歐盟等一些西方國家也拒絕承認選舉結果,要求重新大選,並對白俄羅斯揮舞制裁大棒。在白俄羅斯看來,西方「懷揣政治動機制造混亂」不可接受,故其也以制裁回敬歐盟一記耳光。

今年年中,歐盟和白俄羅斯又因瑞安航空公司客機緊急降落一事再生齟齬。歐盟譴責明斯克強行「迫降」航班、抓捕機上支持反對派的白俄羅斯記者,並於6月追加了對白的制裁措施。

雖然內有反對派不時組織抗議,外有歐盟持續施壓,但相對穩固的基本盤依然支撐著盧卡申科政府。經過一年多的拉鋸,白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已經留在了國外,國內的抗議聲勢也小了一些。像阿納斯塔西婭一樣原本被動搖的人們又重新習慣了盧卡申科的執政。

去年大選抗議事件後,歐盟的「步步相逼」式制裁激怒了盧卡申科。為了對付歐盟,他在今年6月底表示,白俄羅斯將不再阻止尋求進入歐盟的移民。對此,阿納斯塔西婭不表示任何反對,但她也沒有提及白俄羅斯政府在移民流動中扮演的角色。

美國《新聞周刊》報道稱,盧卡申科發表上述聲明後不久,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等國邊境的移民數量激增,截至11月初,分別有約16000名、4000名、1800名移民被攔截。移民主要來自伊拉克、阿富汗和撒哈拉以南非洲。

隨後,白俄羅斯在8月中旬又取消了對數個中東和非洲國家的簽證要求,加上明斯克與也門、伊拉克、索馬裡、阿富汗和喀麥隆等國家的航班數量不斷增加,從那時開始,數以千計的尋求庇護者不斷飛往白俄羅斯,接著通過陸路前往波羅的海國家或波蘭,再從那裡前往德國。

如今經白俄羅斯進入歐盟已經形成一條產業鏈。據《紐約時報》報道,伊拉克庫爾德地區的一些旅行社開始向有需求的當地人提供「白俄羅斯遊」項目,申請者只要交上約3000美元,就可以辦理白俄羅斯簽證,然後經阿聯酋或者土耳其飛往明斯克。

波蘭官方認為盧卡申科直接鼓動了這類旅行社的出現,讓它們幫助移民進入白俄羅斯。11月初,波蘭政府公布了一系列文件,包括收據、合同、簽證申請表等,試圖證明明斯克直接「指使」了這些私人機構參與運送移民。不過,這種說法遭到了白俄羅斯政府的否認。

到達明斯克後,成百上千的移民會先在當地旅店甚至車站等公共場合住下,再伺機前往波蘭、立陶宛或拉脫維亞與白俄羅斯的邊境。根據一些歐洲媒體的說法,很少有人靠自己到達邊境地區,大部分人都乘坐了白俄羅斯政府提供的車輛,在某個集合點一起下車,然後再組織起來一同穿越國境。

對於成功越過邊境線的移民而言,邁入波蘭土地並不意味著到達苦苦追尋的「彼岸」。相反,他們要忍受波蘭11月初的寒冷天氣,更要面對波蘭軍警的圍追堵截,歷經千辛萬苦後才有機會到達德國、法國等心中的「最優選項」。然而,即便如此,選擇白俄路線的移民依然大有人在,有了明斯克政府的默許甚至支持,陸路的安全性總比乘船穿越地中海高得多。

盡管波蘭乃至歐盟眾口一詞指責盧卡申科「操縱」了本輪邊境移民風波,但相當多的越境者確實抱有強烈的遷徙動機,就算沒有白俄羅斯政府的幫助,他們本來也會嘗試各種辦法從別國進入歐盟。

目前來到白俄羅斯境內的移民多為伊拉克公民,他們主要來自伊拉克的庫爾德人聚居區。根據一些中東媒體的報道,庫爾德斯坦地區的公立部門員工經常好幾個月拿不到工資,包括電力、醫療、教育在內的大批公共服務部門被私有化,庫爾德人家庭的平均收入急速降低,但物價卻大幅度上漲。艱難的生活讓他們選擇主動踏上離家之路。

在伊拉克庫爾德地區的蘇萊曼尼亞,數以千計的移民翹首盼望離開家鄉前往歐洲。整個城市的氣氛猶如一個大港口,街頭到處是咨詢出境機會的行人,當地的市場中也出現了專門出售加厚衣物的商販,他們喊著“准備迎接白俄羅斯的大雪”向人群叫賣。拉維茲是當地一家旅行社的雇員,他告訴《紐約時報》,過去一周內接待了至少100名客戶,他們都被成功送到了白俄羅斯。

波蘭方面對此如臨大敵,該國總理莫拉維茨基在華沙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會晤後表示:「我們應該說的是,需要禁止中東國家飛往白俄羅斯的航班。『他還聲稱,波白邊境的難民危機是』來自白俄羅斯方面的國家恐怖主義」。

而在白俄羅斯一方,不斷升級的局勢使該國與俄羅斯的關係顯得更加緊密,俄白兩國近期剛剛簽訂了一份一體化條約。11月10日,俄羅斯還罕見派遣了兩架具有核打擊能力的圖-22M3戰略轟炸機在白俄羅斯領空巡邏,以示對其親密盟友的支持。白俄羅斯國防部網站當天稱,俄戰機今後將定期在白俄羅斯領空執行飛行任務,以確保對空中和地面可能出現的狀況採取適當的應對措施。

盡管波蘭政府表現得十分緊張,並指責白俄羅斯給自己制造了一場危機,但實際上,此波移民僅數千人,其規模與2015年西歐接納的移民相比並不大,不僅如此,PiS政府借助顯示強硬姿態,已經在國內輿論場上得了分。

在濃厚的保守主義氛圍下,波蘭社會自2015年以來就形成了「絕不接納一個難民」的共識。對於盧卡申科扮演的角色,波蘭上下群情激奮。總理莫拉維茨基向國內民眾保證,波蘭的邊界是幾代人用血換來的,因此絕不會妥協。據法國24新聞網分析,在嚴控邊境這一點上,莫拉維茨基政府得到了國內相當高的支持。

北京外國語大學歐洲語言文化學院講師王弘毅對媒體指出,客觀上PiS需要表現出對難民問題一以貫之的強硬,尤其是湧入的難民中的大部分都是其右翼敘事中比較敵視的穆斯林;而在主觀上,PiS政府恰好可以利用該黨在邊境危機上的反移民立場,轉移民眾注意力,壓制國內支持融歐主義者的聲勢,並放大歐盟移民政策的弊端和人道主義援助的虛偽性。

面對邊境移民潮,布魯塞爾的官員們也不好再對波蘭政府橫加指責,畢竟新一輪難民危機是歐盟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波蘭和立陶宛認為,白俄羅斯敢打「移民牌」,背後少不了俄羅斯的支持:在「老大哥」提供便利的情況下,白俄羅斯以移民為武器,向北約防御的邊緣地帶發起一場「混合戰爭」。歐盟官員在公開表態中基本接受了波蘭的這套敘事,並且表達了對波蘭的支持。

在民間層面上,歐洲多國網絡上也形成了「力挺」波蘭的輿論。法德等國的媒體連續一周跟進了波白邊境的動態,在評論區,這兩國網民紛紛感激波蘭為歐洲「擋槍」,避免了2015年的難民大潮再度出現,更有情緒激動者直接呼籲應該「派兵幫助波蘭人」。

如此輿論氛圍下,歐盟實施新的對白制裁顯得順理成章。11月14日,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在與白俄羅斯外交部長弗拉基米爾·馬克伊的電話會談中表示歐盟計劃施加新的制裁。

德國外長馬斯則於11月15日在布魯塞爾表示,歐盟對白俄羅斯嚴厲的經濟制裁是「不可避免的」,他呼籲俄總統普京利用對盧卡申科的影響力,解決歐盟東部邊境的難民危機。不過,截至目前,歐盟內部還沒有就對白俄羅斯的制裁目標和手段達成一致。

為了統一對白俄羅斯的強硬立場,布魯塞爾還不得不降低了批評波蘭司法改革等內政事務的調門。趁此機會,PiS黨政府推動了一些往日在歐盟眼中帶有“威權主義”色彩的政策,例如收緊新聞媒體對邊境最新事態的採訪空間。

根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報道,總理莫拉維茨基領導的內閣已經出台規定,禁止記者進入離波白邊境3公里範圍內的地區。另外,波蘭政府還宣布了緊急狀態,包括人道救助人員在內的非當地登記居住者均無法進入邊境地帶,該措施的目的是阻止非政府組織向移民提供救援物資。

以應對邊境危機為由,PiS政府已經打開了各種政策和法律的「工具箱」。根據路透社的報道,早在10月中旬,波蘭議會就通過了一項新法案,允許軍警等執法部門使用強力手段將移民拒於國門之外,而這是與歐盟的相關法規相悖的。

此外,波蘭政府還大力開動輿論機器,力圖展示各級政府、警察和邊境巡邏隊的高效與能力。該國主流媒體上公布的現場照片重點突出了少量井然有序、訓練精良的軍警面對大量混亂移民的場景,甚至還有的材料類似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通過無人機或熱成像拍攝的動態畫面,其中移民被作為目標,僅顯示為一個小白點。

「這就像一個FP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一樣,我們只需要在無人機或熱成像儀後面觀看目標被捕捉,而移民在這個游戲中已經被『非人化』了。」烏爾蘇拉寫道。

歐盟針對白俄羅斯,白俄羅斯背後有俄羅斯支持,這一趟已經決定和周邊的歐盟國家鬥到底了。

深喉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