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馮浩賢留守武漢76天 體驗命運共同體

2021-02-01 07:27
一年前新冠肺炎來襲,重災區武漢市突然封城,去與留之間,前香港駐武漢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馮浩賢選了後者,在第一綫與在鄂港人共同抗疫。封城令蔓延至湖北省各市,四千多名港人牽涉在內,馮浩賢也始料不及,面對排山倒海的求助及謾罵,他只好見招拆招,使盡人情牌為「中招」港人撲牀位、協調藥物派送,直至首批港人順利乘搭政府包機回港,始能鬆一口氣。抗疫一年,回顧武漢封城七十六日,馮浩賢體會到疫症下所有人皆是命運共同體,「疫情不分左中右,不論顏色(立場)。最重要是每個人做好本分、貢獻自己一小部分去共同克服難關。」 記者 林紫晴

去年一月新冠肺炎迅速在武漢爆發,一月二十三日凌晨武漢宣布封城,那一天正是馮浩賢原定乘飛機回港過年的日子。照計畫離開的念頭在他腦中一閃即過,因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責無旁貸,於是取消機票留守,他身旁的同事也二話不說留低,「早上十點封城,有同事已經拉篋準備搭高鐵走,但他知道我需要幫手,也無『托手踭』,回頭折返。」

斷水斷糧急尋救兵

誰會想到留下來的決定,將意味着滯留武漢七十六天。馮浩賢憶說,封城首幾天仍有新年氣氛,超市及便利店繼續營業,他曾樂觀認為封城最多兩星期,沒想到過年後才到「戲肉」,封城令更趨嚴格,區與區之間不能橫跨,肺炎陰霾籠罩整個城市,「武漢變了死城,大家的恐慌感一路上升,感覺會無了期困在城內。」

武漢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所有小區的出入口均有人看守,糧食由小區安排分發,馮浩賢與留守的港人同事卻幾乎面臨斷水斷糧,「當時我們是『孤兒』,因為不是本地居民,不屬於任何小區。」他「托上托」終找到救兵,經當地超市老闆協助團購,獲取糧食及生活用品,逃過一劫。

熱綫遭打爆劈頭便罵

封城一周後,來自四方八面的求助電話接踵而來,他形容當時駐武漢辦的電話熱綫被「打爆機」,「試過有同事收到求助電話,對方劈頭便說:『終於有人識講廣東話,我可以鬧你啦』,我們唯有跟他說:『唔使驚,我們都在武漢,我們會陪你』。」他事後回想,當時少點情商也做不來。

駐武漢辦的香港人員每日疲於奔命,為「中招」港人撲牀位、撲口罩及協調藥物派送,由周一到周日做到無停手,馮浩賢漸漸也不知正值何月何日,只希望大家不會倒下來。面對市民的種種投訴,他直言早有心理準備,但亦問心無愧,因他深知包括他在內的六名駐武漢辦人員已竭盡所能,「我們是將私人假期貢獻給香港政府,大家都知救人是不會有假期的,所以都不計較。」

芸芸求助之中,一家六口三人確診的個案令馮浩賢最深刻。三代同堂家庭中的兩老先後確診,兒子再染疫,只有早期病發的母親能入住公院,故尋求他幫忙撲牀位,幾經辛苦終找到港人開辦的私院牀位,安頓好另外兩名病人,未幾母親不幸去世,「想像到老伴突然離去,父親一定好傷心,當時他剛出院需隔離十四天,所以我們等到其子出院才告知他妻子死訊。」

千里派藥關卡重重

回望留守武漢的日子,安排「千里派藥」及策劃包機是馮浩賢面對的最大難題。「很多港人打算在武漢過年後返港,傍身藥物數量不多」,故他着手籌備派藥系統,取得病人資料後連忙聯絡香港公立及私家醫生處方藥物,再集合運上內地,「要得到好多中港部門的『綠燈』,這些藥物才可以過到關。從深圳送到武漢,再由我去守尾門。」核對藥物資料後,他不惜使盡人情牌,將藥物派到全省各市讓港人應急。

策劃包機難上加難,當時四千多名滯留港人散落湖北省各市,一方面要協助他們從居所直接到機場,另方面要面對政府包機接載滯鄂港人返港播疫的輿論壓力,馮浩賢只好將所有細節安排想通想透,由向各市政府申請「路條」到在機場檢疫操作,只求萬無一失,「有些人從幾百公里外來,有些人是孕婦,我跟夥計說:只要送到去機場就是勝利。」

首班包機於三月四日順利準時起飛,證明流程可行,馮浩賢的壓力隨即減輕,「突然間我們好似由窮光蛋變成暴發戶,因為飛機除了載人走,亦帶了物資上來。」至今馮浩賢仍對物資珍而重之,感恩自己並非孤身作戰,他拿着一支軟膚膏說:「這是衞生署同事知道我有『主婦手』,專程寄過來的,真的很窩心。」港府八班包班接載千多名港人返港,當中只有一人為隱性患者,完成任務後他深感自豪,同時鬆一口氣。

視照顧港人為己任

過去一年,馮浩賢笑言最多人問他封城有否驚恐,他選擇隨遇而安,「我在這里的任務是救人,站在這崗位無論如何都要做好。心底也想過做足準備、做足防護,若然要中招也無辦法,既來之則安之。」自留守武漢那刻開始,他已視照顧好每一名滯留港人為己任,打算最後一個走,「身為船長,開始沉船時當然是讓乘客先行,最後才到自己。」最終在四月八日武漢解封後,馮浩賢才回港見家人。

武漢封城一周年之際,香港亦宣布佐敦「封區」。馮浩賢體會到疫症下所有人皆是命運共同體,無人是孤島,所以更加需要以身作則,「疫情不分左中右,不論顏色(立場),病毒亦不會理你有錢抑或無錢。最重要是每個人做好本分、貢獻自己一小部分去共同克服難關。」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