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專題】港府冷待研究報告 二戰遺址恐變廢墟

2021-01-13 09:00
八十年前,駐港英軍與日軍爆發歷時十八日的香港保衞戰,最終香港淪陷,並經歷三年零八個月的日佔歲月。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教授黎偉聰早在十年前,已花費約十年時間,找出約一百二十個二戰時期的碉堡遺迹,大部分位處郊野公園及官地,理應易於保育,惟研究報告遭港府冷待,過百碉堡雜草叢生,部分更被荊棘侵蝕,牆身石屎剝落、鋼筋外露,只能靠有心人自發清理枯枝廢木,始能苟存。專家擔心遺迹將變廢墟,促請港府及早出手保育,讓遺迹重生。 記者 郭增龍

訪問當日,黎偉聰帶同十多名港大師生,到港島黃泥涌峽一帶視察二戰碉堡的情況。當年橫渡維多利亞港的日軍為登上渣甸山、聶哥信山等高地,在黃泥涌峽與英軍激戰。黃泥涌峽軍事遺址在○九年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港府於是為部分遺址設立指示牌,介紹當地歷史,包括機槍堡JLO1。黎偉聰表示,由於JLO1位處郊野公園範圍,漁護署會派員定期清理附近雜草,確保建築清晰可見,惟當局為免有人破壞機槍堡,以石屎密封大門,「在沒有管理之下,密封大門可能是比較好的做法,但理想的文物教育應該讓公眾進入內部,感受當年軍人的情況。」

戰時觀察站指示牌欠奉

縱然黃泥涌峽屬二戰主要戰場,但現場不是所有遺迹也獲得一視同仁的保養,距離JLO1十分鐘路程的戰時觀察站,構築物比JLO1更具規模,現場更有疑被高射炮打破的痕迹,但此處沒有指示牌,未被視作戰時遺址,當局於是任由野草生長,雜草幾乎埋沒當年英軍鋪設的石級,要由一眾港大師生協助清理,方能重光。黎偉聰苦笑道,過去十年幾乎每周行山,輪流造訪不同的二戰碉堡,既為記錄最新情況,亦順便清理枯枝廢木,避免碉堡隱沒。

港大建築學系在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即香港保衞戰七十周年紀念日,發表二戰時期香港防禦工事研究報告,通過比對上世紀三十年代至近期的航空拍攝圖片,找出分布在港島南區及九龍,約一百二十個戰爭防禦設施,包括機槍堡、炮台、防空洞、隧道及軍火庫等,當中以機槍堡的數量最多。黎偉聰憶述,報告一度引來廣泛反響,港府曾派員向他了解情況,惟十年過去,除了鄰近荃灣城門郊野公園的城門碉堡,設有遊客中心介紹歷史外,其餘的碉堡遺迹均遭到冷待。

僅餘機槍堡集中港島南

過去研究指出,香港島沿岸在二戰時期共有七十二個碉堡,主要為機槍堡,隨着戰爭結束,港島北的機槍堡已悉數拆卸,以騰出用地作城市發展,目前僅餘的機槍堡遺迹,集中在港島南沿岸。黎偉聰在十年前實地視察其中二十六個遺迹,其中位於中灣的機槍堡經已倒塌,其他的機槍堡雖然未有即時倒塌的危險,但因為曾被人霸佔居住,以及日久失修,均有修葺的需要。

黎偉聰形容,碉堡再經十年風霜,部分已有結構危險,其中以港島的情況最令人擔憂(見圖)。在大潭道美國會所對開的二十九號機槍堡,以及鄰近海洋公園的十四號機槍堡,近年牆身已長滿荊棘及其他攀藤植物,將逐漸影響建築物結構,增加倒塌危險,「十四號機槍堡有文獻記錄日軍攻佔的經過,甚至是屠殺戰俘的地方,很有歷史價值。」

攀藤滿布危及結構安全

他續說,在全球暖化影響下,本港植物的生長速度遠比以往迅速,其中攀藤植物增速更是驚人,「我們去年五月在砵甸乍炮台清理雜草,到十月再去,雜草已長至我們清理前的高度,可以想像到,如果機槍堡長期無人打理,狀況只會愈來愈差。」

此外,位於鶴嘴的三十三號A機槍堡,以及香港仔瀑布灣的六號機槍堡,由於兩者位處熱門行山路綫,過去一直是遊客打卡熱點,但黎偉聰指出,六號機槍堡內部近年石屎嚴重剝落,牆壁的鋼筋外露,有結構安全危險,有必要及早修復。三十三號A機槍堡過去亦有類似的結構安全危險,惟黎偉聰表示,有熱心人士在一年多前私下為機槍堡修葺,始令建築物脫離危險期。

保育同時要還原附近地貌

在港府缺乏保育的情況下,黎偉聰坦言,本港仍留有過百個二戰碉堡實屬難得,加上碉堡大多位處郊野公園及官地,沒有業權爭議,政府要出手保育亦十分簡單,但至今仍未有部門願意承擔責任,為碉堡進行修葺及清理雜草的工作。他又建議保育碉堡的同時,亦要還原附近的地貌,「機槍堡理應建於山上開揚的位置,能望清楚山下敵軍的動靜,但機槍堡附近的地方多年來缺乏打理,樹木已長高至阻擋景觀,有需要還原當時的情況。」

他慨歎,加拿大領事館每年均會到黃泥涌峽舉行儀式,記念二戰時英勇殉職的加拿大橋民,反觀香港就連基本的二戰遺迹保育也未做好,令他非常失望,「由一一年公布研究,到十年後的今日,政府的二戰遺迹保育政策,連一點進步也沒有。香港保衞戰不是只是殖民地時期的東西,更是香港人奮鬥抗戰的開始。」

每日雜誌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