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三日登港百峰籌款 珠峰健將山上山下助人

2021-01-11 06:46
要選一個銜頭介紹吳俊霆有一定難度,既是全港最年輕完攀七大洲頂峰的專家,也曾奪十大傑青的他,最近完成一項旁人眼中不可能的壯舉,花三日時間不眠不休登上全港一百座最高山峰,除了是自我挑戰外,亦旨在幫病友組織籌款,助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病人籌辦復康運動。攀過世界頂峰,走遍香港山嶺,吳俊霆認為有能力的人不應只專注自己,平日爬山見到有陌生人求助,他不吝伸援手;本身是註冊物理治療師的他,有時間定必多教復健運動予病人。山上山下,他待人處事的態度同出一轍,行有餘力「就做多少少畀人」。 記者 陳倩婷

由吳俊霆創辦的物理治療中心,除了擺滿治療資訊之外,亦放了器官捐贈及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的單張,旁邊還有吳的三本登峰著作試閱本,恍如將吳的工作、公餘時間的善舉,以及攀山壯舉,壓縮在中心前台。

疫情窒礙 推遲登馬特洪峰

與山結緣於兒時,吳俊霆指家中環境不算好,行山是免費娛樂,成年前已走遍香港的山頭,其後參與越野公開賽獲勝,自此開始山賽生涯。吳謙稱年少獲獎是僥倖,但觀乎他之後一步步由太平山頂走到珠穆朗瑪峰,花了大量時間去準備,需待工作上了軌道才可圓夢,成就絕非運氣使然。

吳俊霆每年都會定一個新目標,原定去年前往瑞士攀登馬特洪峰,豈料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打亂計畫,他自己亦因行山時受傷,連走路也一拐一拐的,休養足足五個月,這位全能健將自問:「比賽這麼多年,是否是時候退役?」不過運動員的心癢難搔,「不論如何休息仍覺『周身骨痛』」,最終決定復操。

新挑戰的念頭隨即萌生,疫情下有市民發起要一年內走完全港一百座高峰,別人擬定要三百六十五日內做到的事,吳俊霆挑戰三日內做完,他與身邊的朋友提出此想法,眾人均直呼「無可能」。熟山的他事前多次更改路綫規劃,準確計算好山與山之間的「駁腳」車程,惟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擬上大帽山前有交通意外,需先走針山;原本預計每晚可睡一小時,結果因晚上不慎迷路,需放棄睡眠追回進度。

是次挑戰要走逾二百公里、攀升兩萬四千米,吳俊霆也直呼誇張:「差不多上三座珠峰咁高」,不過他與同行隊友羅楚健均為長跑好手,體能可以應付到,唯一難捱的是睡眠。「眼睏是人體唯一對抗不到的事」,吳俊霆憶述曾不自覺地睡着,「但身體仍繼續郁動,之後跌倒在地,因為睡着後不懂轉彎」。較陡峭的山坡如吊手岩、大金鐘等,兩人需在凌晨兩、三點睏極時下山,只能不斷與隊友互相提醒免生意外。

難敵眼睏 睡着繼續行跌倒

兩人於去年最後一日起步,花七十一小時二十分鐘完成壯舉時已是今年,吳俊霆感歎去年似是消失的一年,希望借跨年挑戰帶出正面訊息,「平凡人做不平凡事,希望鼓勵大家做不安於現狀的事」,迎接充滿希望的新一年。

回顧登山三日,吳俊霆直認有二十個原因可以退出,「剷林」時受傷、跌倒、太疲累都是放棄的理由,但是次行動為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籌款,以舉辦日後的復康活動,不少曾接受器官移植的運動員對此事都感到興奮,吳不願讓他們失望,終與意志同樣堅強的隊友堅持到最後。

辦復康活動鼓勵病人運動

疫情影響下,原定本月舉行的香港器官移植及透析人士運動會亦須取消,或年內再舉辦。吳俊霆透露,運動會一直是鼓勵病友持續運動復健的良好平台,缺乏運動或影響深遠,惜去年協會獲捐款金額大跌,今次挑戰幾近達到籌款目標三十萬元,吳俊霆期望可超額完成,讓更多病友受惠參與運動會。

  二○一七年,吳俊霆帶同曾接受腎臟移植的病友抵達珠穆朗瑪峰基地營,他自己其後再登頂,至翌年他攻上美國迪那利峰,成為最年輕登七大洲八頂峰的港人,接連的攻頂均為不同病人組織籌款。比起追趕個人的成績,吳俊霆願多做一步,深信有能力的人不應只專注在自己的領域。身為註冊物理治療師的他,平日朝八晚七為病人治療,有時間、有空檔的話,都盡量叫同事額外教病人做運動,讓病人有能力照顧自己。跑山如是,工作如是,他信奉這一套:「有多餘時間、有更多資源,就做多少少畀人」。

山齡逾三十年,眼見疫情下行山風氣熾熱,吳俊霆喜見更多人接觸郊野,但對一些行為看不過眼,慨歎「去郊野與尊重山野,尚有一段距離」。他曾於日落後經險峻的大嶼山狗牙嶺下山,遇到山友正以極緩慢的速度下山,用手機電筒照明。他見狀問山友是否需要幫忙,豈料對方回答已召消防救援,原因是太疲累,他訝異山友仍能行走,未必要動用緊急服務。他續指,有些人上山時裝備不足,不懂看地圖,未有事先留意天氣,亦無深究路綫難易程度,或高估自己的體能。

互讓照應 登山禮儀很重要

吳俊霆強調,山中變化多端,有意外難以立即離開,大眾應視登山為正式運動去學習,愈熟悉登山自然愈安全,而登山的文化及禮儀亦很重要,「見到人打聲招呼,見陌生人有事上前照顧,不亂拔芒草拍照」,亦要謹記山野是大家共同擁有,「你(走得)快慢也好,要互相讓路」,他期盼更多人熟悉山嶺,「打卡」之餘更懂珍惜自然之物。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