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欄】寫給中六同學的話(上)

2021-03-10 10:5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轉眼又已一年。我剛還在適應復課的日子,身體逐漸找回節奏之時,課程已然到了尾聲。這年的中六同學與我緣分最是淺薄,中五學年幾度停課,中六開學後以為是一馬平川的光景,誰知第四波疫情爆發,一停數月。

最近三分一學額的有限度復課,見的學生少了,加上口罩的關係,再是熟悉的同學也忘了原來的模樣。有天夜里我突然想,你們當然知道我的模樣,但我對你們的識別,也就只有那些色彩繽紛的筆記。

有天我和幾個朋友深夜聊天,說起這些年教學的趣事。友人忽然問,承受了外人很多的誤解,你覺得補習還能做到當初你希望的模樣嗎?當下我心底對這些年的教學日子有了快速的勾勒,思緒逐漸成了一張頗大的繩網,困住了自身。晚上思潮洶湧,久久不能自已。

「回顧」這個詞語太令人痛苦,它隱含了時間的殘酷,而且走得過的歲月,都是美好而且一去不返。碩士畢業後當上了補習老師,在這樣的歲月里走到今天,天災人禍固然是難以預料,但撇除這些,教學生涯的累積,就像是在樹底下繞了一圈,重複着自己的步伐,重複着自己的執着,重複着同樣的喜怒與哀樂。

時間到了,年輪又加上了一道,但樹的悲傷和滄桑,只有樹懂得。補習帶給我名成利就,但也換來了等份的犧牲,在功利世俗的眼中,我演活了成功的故事,但卻不必然是人人勝任、人人心甘情願的工作。

很快的一段教學日子之後,我知道收藏自己扛負的重量才是樹的特質,甚至是宿命。

於是我只在乎自己的落葉,是否真的化作春泥,是否能成為你們成長的土壤。而因此,事隔這麼多年,我依然在乎課堂上一分一秒的演繹,教得不盡完美的當日,我會耿耿於懷。

電郵:lamyatyan2003@yahoo.com.hk

林溢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中文科補習名師。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3月10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