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教育專欄】治療的禮物

2020-10-22 18:0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最近我收到兩份很珍貴的禮物,令我感到心靈為之一振!Adrian是一位舞蹈員,自大學年代起,已有酗酒的習慣。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情緒十分低落,被聽幻覺困擾不已!「我對刺耳一點的聲音,會有驚嚇的反應!」他說。

事實上,長期酗酒的人士,六成有酒精誘發的焦慮抑壓症,更有一些患上酒精引起的幻覺。之後我常常見到Adrian沒精打采,有時到診所時,還臨時取消和奉旨遲到,很明顯是在宿醉的狀態。總之,他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個活脫脫的酒鬼:無交帶、無責任心。我千方百計勸他戒酒,酗酒會毀掉他表演的前途,但我總是覺得他左耳入右耳出,甚至在去年反修例遊行,汽油彈、催淚彈滿天飛的環境下,他也要「鋌而走險」上酒吧去!我差不多要放棄他,因為我知道上癮問題,是個很複雜的事情:當事人往往不能跟自己、家人朋友、社會得到有意義的聯繫,於是就以酗酒濫藥為寄託慰藉的對象。「你再這樣下去,我要送你入院戒酒。」我警告他。

不過近半年來,Adrian已經擺脫酗酒問題。每次見到他,他總會依時依候到來覆診,還顯得精神奕奕。「醫生,我戒了酒!」他說。「你如何能辦到?」我問。「我認識了一、兩個知己朋友,大家互相勸勉,令我思想上有了改變,下決心要戒酒。」Adrian開始酗酒,是因為當時經歷感情上被欺騙出賣。「我以酒精麻醉自己,想不到成為習慣,令我泥足深陷。我一直不容易相信人,只怕別人都會出賣我、利用我。我有的只是酒肉朋友。」他說。對於這方面,我也十分明白他的處境。

「我能戒酒,是得到兩位好朋友的幫助,還有,我已經沒有跟之前的朋友聯絡。戒酒不止是醫學上上癮問題,它更是自己心靈、社會支援等方面的問題。我知道你曾經對我失望,戒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除了自己要想得通,也要多得身邊的良師益友。」Adrian說。坦白說,遇到上癮問題的個案,真是十分棘手。Adrian是十分難得的例外!「醫生,多謝你!」他說。「不是,我多謝你給我的打氣!」我說。這就是珍貴的「治療的禮物」!

苗延琼醫生
作者為私人執業精神科專科醫生,育有兩子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10月22日教育版專欄「親子同路」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