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栏】治疗的礼物

2020-10-22 18:04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最近我收到两份很珍贵的礼物,令我感到心灵为之一振!Adrian是一位舞蹈员,自大学年代起,已有酗酒的习惯。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情绪十分低落,被听幻觉困扰不已!「我对刺耳一点的声音,会有惊吓的反应!」他说。

事实上,长期酗酒的人士,六成有酒精诱发的焦虑抑压症,更有一些患上酒精引起的幻觉。之后我常常见到Adrian没精打采,有时到诊所时,还临时取消和奉旨迟到,很明显是在宿醉的状态。总之,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酒鬼:无交带、无责任心。我千方百计劝他戒酒,酗酒会毁掉他表演的前途,但我总是觉得他左耳入右耳出,甚至在去年反修例游行,汽油弹、催泪弹满天飞的环境下,他也要「铤而走险」上酒吧去!我差不多要放弃他,因为我知道上瘾问题,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当事人往往不能跟自己、家人朋友、社会得到有意义的联系,于是就以酗酒滥药为寄托慰藉的对象。「你再这样下去,我要送你入院戒酒。」我警告他。

不过近半年来,Adrian已经摆脱酗酒问题。每次见到他,他总会依时依候到来覆诊,还显得精神奕奕。「医生,我戒了酒!」他说。「你如何能办到?」我问。「我认识了一、两个知己朋友,大家互相劝勉,令我思想上有了改变,下决心要戒酒。」Adrian开始酗酒,是因为当时经历感情上被欺骗出卖。「我以酒精麻醉自己,想不到成为习惯,令我泥足深陷。我一直不容易相信人,只怕别人都会出卖我、利用我。我有的只是酒肉朋友。」他说。对于这方面,我也十分明白他的处境。

「我能戒酒,是得到两位好朋友的帮助,还有,我已经没有跟之前的朋友联络。戒酒不止是医学上上瘾问题,它更是自己心灵、社会支援等方面的问题。我知道你曾经对我失望,戒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除了自己要想得通,也要多得身边的良师益友。」Adrian说。坦白说,遇到上瘾问题的个案,真是十分棘手。Adrian是十分难得的例外!「医生,多谢你!」他说。「不是,我多谢你给我的打气!」我说。这就是珍贵的「治疗的礼物」!

苗延琼医生
作者为私人执业精神科专科医生,育有两子

文章刊于《星岛日报》10月22日教育版专栏「亲子同路」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