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獨派」釋囚未悔改 仁慈是最大殘忍?

2022-09-22 00:00

社會上部分人一直希望當局給予機會已經服刑的年輕人,是重投職場也好、是繼續進修也好,總之就是協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為釋囚提供機會,筆者當然不反對,然而筆者近日分別看到「羊村案」和「賢學思政」案犯人的自白,他們明顯全無悔意,與其說是求情或懺悔,倒不如說是趁機鼓勵「同路人」繼續違法抗爭。對於這等不知悔改的犯人,社會不但不必給予機會,更應時刻留意他們獲釋後的行動,免得暴動死灰復燃,甚至有人以自身知名度再次煽惑青少年犯法生事。
「羊村案」犯人全無悔意

早前在「羊村煽動刊物」案中,被判「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罪罪成的幾名前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理事,日前在區域法院求情。事發時擔任外務副主席的楊逸意在庭上親自陳詞,直言對選擇無悔,「唯一後悔係未能趕及被捕前出版更多繪本,或對繪本質素有更多執着」;時任秘書伍巧怡同樣全無悔意,她在親筆求情信上提及,涉案的三本繪本「與其說是煽動甚麼,不如說是要記錄見義勇為的行徑」。

「羊村煽動刊物」案最可怕之處,是幾名被告以兒童為荼毒目標,藉着自己擔任言語治療師可以經常接觸兒童之便,出版煽動刊物試圖對兒童進行「洗腦」和植入仇恨的種子。容許這些出獄後繼續擔任言語治療師,讓她們再次接觸兒童,這對社會毫無疑問是弊大於利。給予機會?試問社會可以給予甚麼機會呢?
認罪不認錯 繼續煽惑青年?

再舉一例,已承認《香港國安法》中「串謀煽動他人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前賢學思政前召集人、今年廿一歲的王逸戰,將於本星期六(24日)求情。王逸戰認罪,但是否有悔意呢?他近日在個人社交網站發文,稱對判刑結果雖然無期盼,但無怨無悔:「至少我曾嘗試追求那看似遙不可及卻美好的理想,所有苦楚都甘願受之。」他又稱,慶幸生於動盪的時代,勉人「不要小看個體的力量」:「繼續擇言固執,一起昂首走那未完的路。」

橫看豎看,王逸戰都肯定是沒有悔意吧?不但沒有悔意,他還選擇繼續透過文字,去激勵所謂的「同路人」,繼續走那「未完的路」,他所指的究竟是甚麼路?暴動之路?「港獨」之路?敢問一句,社會真的應該為這些人提供機會嗎?對於冥頑不靈的犯人,提供機會給他們,豈不是對香港正常人很殘忍?

幫助釋囚更生和重新投入社會,沒錯是政府應有之義,對於有悔意的年輕人,社會亦樂意給予無盡的機會。然而,若那些釋囚,始終拒絕承認錯誤,繼續走昔日的老路,甚至躲在暗處,以不同途徑蟄伏社會各處,死心不息企圖作亂,那麼我們就不能手軟,不但不應支援,更應採取嚴厲措施,曲突徙薪。是的,我們「好心」,但亦不能因此「做壞事」。
原姿晴
前傳媒人,現任職顧問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