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做「人民幣金融國際化」的橋頭堡

2022-09-19 00:00

回顧職涯,筆者曾在全球不同國際金融中心工作,紐約三年、倫敦五年。其後回流香港,絕大部分時間也在區內主要城市工作,如新加坡、東京、首爾、雪梨等。駐足外地,可以觀察這些金融中心的發展軌迹,並反思香港過去發展金融的歷程。我相信香港要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但需要鞏固本業,且要洞悉發展新業務的元素。以下我會從頂層戰略高度,分析香港未來發展金融業的攻守套路。

連繫海外資金和中國資產

首先,我們必須要穩定和鞏固本業。過去二十至三十年,香港成功大規模地將發達地區的資金與內地的資產配對。隨着國家經濟高速發展,財富累積,資金流開始轉向,愈來愈多內地資金透過香港配對離岸的內地資產或尋找環球的投資機會,造就香港成為財富管理中心,也進一步累積環球資金,投資中國繼續高速發展的機會。

所以,鞏固本業就是要和競爭對手保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戰略關係,不能輕言放棄風起雲湧的發達國家市場,或是要做任何形式的「脫鈎」,因為國際金融現時是由發達國家主導。

然而,在複雜多變的地緣政治格局下,香港的任務更重,特別是本地企業,要積極對外宣傳推廣香港仍有賺大錢的機會,同時作為內地經濟和資產的「生招牌」,講好中國經濟故事,吸引外國資金購買中國內地和離岸不同種類的資產。唯有環球投資者對中國經濟長遠競爭力的增長有信心,才能繼續保持香港作為吸引環球資金投資中國資產這個重要角色。

香港特區政府箇中的角色亦十分重要,要帶頭擴大綠色金融圈、改善監管文化、提升對市場參與者的服務文化,以提供更好的土壤協助企業去見證香港仍然頂級國際金融中心。擁有上述特質,我們才能貫徹習主席的要求,以保持香港的獨特地位和優勢。

在穩定基本盤之後,香港必須開拓新的增長點,而「人民幣的金融國際化」就是一個絕佳的契機。

我觀察國家在過去十多年間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包括在港建設了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最重要的就是推動整個金融生態系統,包括「人民幣資產的國際化」及「人民幣資本的國際化」,這亦會帶動國家金融機構真正的國際化,對國家和香港都是重要的發展。

我期望香港未來可以引導更多人民幣資產和資本到不同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地區。在人民幣繼續國際化的洪流中,會有更多地方吸納人民幣資金和資產。當這些國家的人民幣資金池開始滾大,人民幣的投、融資活動將會更活躍,「人民幣的金融國際化」便嶄露頭角,屆時相信會有部分資金回流至香港這個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豐富整個人民幣圈資金的雙向流動。

人民幣金融國際化不會一蹴而就,因此不能在短時間內替代香港現有的金融本業,但是其潛力和意義非常巨大,更可說是一個百年一遇的重要機遇。長遠來說,未來當人民幣金融國際化後,海外和離岸的人民幣業務可能足以支撐一家具國際金融影響力的金融機構。如何讓這些重要金融機構立足香港、發展於香港,我認為政府有策略性的牽頭作用。

我相信隨着國家的發展時間愈長,經濟實力會變得更強,財富便累積愈多,香港這個「人民幣的金融國際化」橋頭堡就愈值錢,能支撐更多國際間的人民幣金融服務。香港未來任重道遠,引用習主席在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五周年的說話,香港必須保持其獨特地位和優勢,發展需要從戰略和全局高度加以考量,透過背靠祖國、聯通世界,發展並保持香港作為頂級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黃元山博士 立法會議員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