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盘】民主派掌权即炒立会保安换「手足」

2020-06-29 08:01
街工昨宣布退出立法会选举。资料图片
街工昨宣布退出立法会选举。资料图片

立法会选举下月开始接受提名,早前因为对民主派初选有「独特」意见的街工,受到民主派的围攻后,昨天终于宣布退选。街工在六月十九日提出,泛民初选应该加上中期民调,以供参选团队参考,再作商议决定是否继续参选或弃保,结果遭到「围攻」,批评街工不遵守初选协议,新界西议员朱凯廸甚至扬言,不会与街工一同参与初选,逼得街工退出初选,昨天更加退出立法会选举。

街工退选告别立法会

  街工在退选宣言中指出,「我们曾表明愿意参与泛民主派初选,亦就初选建议提出过改善方案,并从没想过无视民主派于新界西的共同协调,不理会初选结果而自行决定继续参与选举。为了表明『街工』并不是恋栈议会席位及保持泛民为争取更多议席的团结,我们谨在此宣布,『街工』不参选二○二○年立法会选举。」

  街工一向是泛民中一个属于左翼的「小众」团体,以地区工作、维护劳工和居民权益为己任,在比例代表制之下,这样的小众团体在立法会内都能有一个席位。可是,现时民主派力争下届立法会取得历来最多议席的35+,却反而容不下这样的一个小众团体,可真是一个讽刺。去年的反修例暴力示威浪潮中,民主派声称运动「无大台」,又形容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到了立法会选举,却只见「大台」而看不到「兄弟」,整个初选机制就是为了排除民主派内的「异己」政治力量,不服从初选机制的就是「非我族类」,群起而攻之,其专断与他们所反对的同出一辙。

  这种充满专断的「大台」思维,在日前的民主派初选论坛亦可见一斑。参与论坛的民主派参选人,口中来来去去就是「手足」、「暴政」、「极权」,言论思想单一如出一辙,除了「反抗」、「揽炒」外既无治港政策亦无理论,更无多元思想可言。即使被「围攻」的民主党黄碧云,亦只能向这个主流「大台」下跪,声声保证,会为了争取五大诉求而否决财政预算案。

  最可笑的是,一个要争取在立法会掌权的政治派系,除了要「揽炒」否决《财政预算案》之外,完全没有提出任何政策性主张,论坛中唯一具体的主张,竟然就是夺取立法会后,就要炒去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及一众保安人员,然后改聘「手足」出任保安。如此肆无忌惮公然提出公器私用任人唯亲,而竟然无人敢提出异议,民主派道德水平之堕落可真令人吃惊。

杜良谋
大棋盘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