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点评】杀民主者「威水人」

2021-04-09 06:22
2019年6月21日,正当那场反修例运动风云刚起的时候,我写了一篇题为《杀君马者路旁儿》的文章,讲的是在五四运动的时候,北大校长蔡元培说的故事。蔡元培说那些见到学生游行抗议、大量使用暴力,但不制止他们的人,还欢呼喝采者,就是最终将学生「送上路」的人。

 

当日如果多一些人听得进我文章的忠告,今日会少一些人走佬、坐牢。

 

昨日我讲起港台。按一般的世俗分析,上几任广播处长无所作为,他们就是「好人」,而新任广播处长李百全矫正港台过界节目,他就是「坏人」。或者大家可能没有想像过,每年开支9.95亿元的港台,只要阿爷一声令下,要解散港台,其实是容易不过的事情。反正港台的电视部收视率似有若无;电台部表现虽然较佳,但在新媒体的竞争压力下,收听率亦每况愈下。将整个港台关掉,政府拿港台支出的三分一,即3.3亿出来加码做宣传,政府会觉得更有效果,还可以省下6.6亿公帑。

 

人大常委会改变香港政制这样大的事情,外界反应亦相当有限。假如关掉港台,可能只值一、两日的新闻。从这个角度看,李百全不是在搞港台,反而是在救港台。

 

香港走到如今局面,事际上是因为有太多「威威水水」的人,无论是参政的,还是议政的人,都只从自己威水的角度考虑,结果为香港招来大祸。「威水人」主要有3种。

 

第一种是威水的从政者。以泛民为例,走上这条威水之路,他们或许自觉是逼不得已,其中一个「人办」是民主党的许智峯。民主党过去讲究和平、理性、非暴力,但随著激进的民粹政治兴起,这样的从政手法便好像落伍了。2011年,29岁的许智峯因为上任的中环选区区议员民主党的阮品强不再寻求连任,而成功当选为区议员。

 

许智峯无甚特长,最擅长的是玩激,经常在区议会内吵闹、瞓地、推撞,成功搏得传媒眼球,成为经常上报的区议员。许智峯这个玩激进的威威水水模式,成为民主党新生代的成功方程式。2016年,民主党当时有43个区议员,而许智峰成为民主党少数推荐上位的新生代,名单排头位参加港岛区直选,以34岁之龄成功跻身立法会议员。

 

不过,这种威水从政者只是一个政治泡沫,瞬间爆破。他们由于没有坚强的信念,一旦遇到困难就马上出逃。以许智峰为例,他面对的并非重大的刑事罪名,却仍然一走了之。从他的逃亡,可以见到其从政本质,只求以激进包装威水上位,从无想过要为香港付出点什么。

 

第二种是威水的执政者。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当威水的反对派打著民意旗号狙击政府的时候,很多政府官员就向对手的意识形态屈服,不但不会出来驳斥对方的言论,还在政策上不断向对手放水,实行「你威水时我又威水」; 又或者索性不做事、不作为,希望不会污损自己的名声。近年几任广播处长,尽皆如此。

 

第三种是威水的旁观者。既然社会上弥漫著这种威威水水的风气,传媒界也好,朋友圈也罢,都充满著这些威水评论员。我曾出席一些与中央高层官员会面的场合,留意到有些威水人物,在会上会提出一些很有原则性的意见。我初时会觉得很奇怪,这些意见明知阿爷是不会接受的,为什么还要提出来呢?后来才明白,他们提完意见之后会向传媒爆料,过了几天,他们的意见就会见报,成功营造了他们为民请命的形象,但对改变现实是「零作用」,但又who cares 呢?

 

当社会充斥著这些威威水水人物的时候,政治就会越走越偏,激进的民粹风政治抬头,民主变成暴民政治,政府无力抵抗,社会也充满著投降思维。

 

我对这些威水人物,实感深恶痛绝,觉得杀民主者,就是「威水人」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