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点评】谁来照顾阿爷感受

2021-04-01 06:24
人大常委会完善香港政制方案出笼,坊间的反应并不强烈。看网上搜寻的次数,香港人对这个话题近乎冷感。当然批评声音总是有的,有人说新政制减少了民意的表达,没有考虑支持反对派的市民的感受。

 

听到这个讲法,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话说中央计划修订香港政制的时候,曾谘询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见。有一个商界人士对蒐集意见的中央大员说:「搞这么多设计来增加爱国者在选举中的议席,但假若他们当选的得票率不高,对方就会说你没有认受性,他们输得不服气,没有照顾对方的感受。」

 

中央大员听到这个意见就无名火起,说:「对方在2019年打、砸、烧的时候,有没有照顾过你们的感受?你们就是太过仁慈,经常照顾对方的感受。中共有哪一点对不住香港人,还要照顾这些人的感受?」中央大员意气难平:「建制赢一票也是赢,不用照顾感受。」

 

中央大员实是有感而发,中央已经忍了香港24年,已经忍无可忍,觉得反对派走上歪路,有些人想颠覆香港及中央政权。中央大员还直言:「本地建制派没有做好爱国爱港工作。」

 

这个故事让我觉得香港的反对派也好,建制派也罢,很多时都太自我中心,将自己看得太大。

 

2019年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意图夺权的政变。古往今来,策动政变失败的人,被追责杀头,甚至被诛九族,实在松稀平常。现代虽然已文明很多,但追责仍少不免。其实,大家只要看看新政制方案之中,在选举委员会哪个界别的席位被缩减,就知道中央要惩罚什么人。例如第二界别专业界别的教育界,原本分教育界30席及高等教育界30席,一共60席,现合并成一个教育界,只剩30席;医学界原本有30席,卫生服务界有30席,现在合并成医学及卫生服务界,由60席缩减成30席;社会福利界由原来的第三界别调到第二界别,亦由60席减到30席。

 

只要想想上述这些界别与2019年发生的暴乱有什么关系,就清楚明白。教育界早已被社会认定是导引香港年青人激进化的始作俑者,除了曾经在港大教书的「理论大师」戴耀廷鼓吹「违法达义」的歪理之外,也有很多老师教导学生,甚至身先士卒参与暴力示威。在中央眼中,香港教育界已经病入膏肓。

 

医护界在去年疫情初爆之时,有人发起大罢工,这完全是政治上脑,违反了他们救急扶危的专业责任,

 

而社福界亦不乏暴乱先锋,在2019年时,除了有人暴力上街之外,亦有不少社福界人士走上街头,「保护」暴力示威者,阻碍警方执法。

 

在新政制方案内,上述的三个界别,在选委会内都由原来的60席减半至30席,当中又抽走一半议席给予相关界别类别的法定谘询组织的负责人,再加上如全国人大政协,若属于医护、社福、教育界别的,可以选择在这些界别当然出线,会令这些界别的直选席位买少见少。上述界别的议席,被减半减半再减半,最后可供直选的可能只馀十席、八席。

 

有来自专业界别的建制派人士坦言,觉得很「心噏」,觉得多年来努力争取更多议席,以提高别影响力,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正如我之前讲过:「在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整个界别走上了政治歪路,界别内所有人都同受其苦。

 

如果说大幅减少席位是一种惩罚的话,大家应该从受罚中学习,重新认识自己的专业责任和政治承担。假若人人都只著眼于自己的政治权利受到什么损害,却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应负什么责任的话,只想自己的感受,没有想阿爷的感受。即使经历再多的重挫,也不会学到任何教训。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