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点评】关键在「爱国」两个字

2021-04-07 06:35
香港民主党未能决定未来会否参与立法会选举。党主席罗健熙担心参与选举,就要放弃他们的原则;不参与选举的话,民主派会被边缘化,将交由会员大会作决定。一个反对派的主要政党的核心,对是否参选,也犹豫不决,显示这个政党,真的缺乏政治领袖。

  其实,民主党参不参选,先要搞清一个理念。若这个理念搞不清,即使参选,也未必能攞到提名票入局;就算入了局,也有可能因为行为过界而再出局。那个理念的核心,就是爱国问题。现时讲爱国,会被人标签为「擦鞋」、「左倾」。其实,过去即是民主派、支联会,都是将爱国挂在口边的,在这里和大家重温一件旧事。

  二○一三年五月,当时的支联会负责人李卓人宣布,以后在「六四」集会上,不再叫「爱国」的口号。此前,支联会在「六四」集会上,都会大叫「爱国爱民、香港精神」这句口号。这是香港的反对派,特别是泛民主派激进化的里程碑,等如公然宣布不再爱国。

  整件事源于二○一○年政制改革,传统泛民被激进派泛民大力质疑,说她们在政改谈判中和阿爷妥协,放弃了立场。而每年「老例」举行的「六四」集会,也被激进泛民指为「行礼如仪」,激进泛民还刻意在尖沙咀另起炉灶,搞另类「六四」集会,以分散支联会的支持。支联会最后让步,宣布放弃「爱国爱港」口号。其实,激进派是有部署而来的,她们一步一步地挟着传统泛民,走上激进之路。二○一三年支联会放弃爱国口号,二○一四年参与违法「占中」,二○一九年不和暴力的揽炒颠覆运动割席,走向一脉相承,泛民是一步一走去上不归路。

  关键是传统泛民失去了能把得住舵的政治领袖,泛民元老司徒华在二○一一年去世,泛民在二○一三年之后开始歪变。司徒华创立了支联会,也创立了民主党。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坚持:无论民主派怎样反对政府,都要坚持爱国的理念。而爱国并不等于爱党,爱国只是爱中国。香港人也是中国人,所以不可以不爱国。

  我早年私底下和华叔多次谈过爱港爱国的问题。他说民主党内有两条路线,他代表其中一条,是「爱国派」;而另一条路线的代表是李柱铭,是「洋化派」,李柱铭经常跑到美国,作这样或那样的游说。

  很多人以为司徒华因为英语不好,才没有跑到美国做说客。但华叔话,在这些会谈场合,都有翻译在场帮忙,英语好不好,完全不是问题。只是他不选择去美国游说,因为这样做很易被理解为卖国。

  司徒华甫过世,这枝民主大旗马上变质。泛民随波逐流,人激他们又激,终至不知如何自处的地步。政治领袖,开个中央会议决定不了,要交会员大会决定,甚或再做个民调决定,这是哪门子的领袖?

  到今天,即使《港区国安法》早已经实施,民主党主席罗健熙仍然想坚持他的「原则」,依然说民主党不会与暴力割席。他可能不知道,光是这句话,即使犯不上《港区国安法》,也可能犯上《刑事罪行条例》第9.1f条的煽动意图罪。

  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当中的「一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人是中国人,爱国天经地义。从政者更加要宣誓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个效忠是真效忠,中国如和别国开战,要拿枪上战场和别国打仗。

  一个政党选择参不参政,首先不是要计自己得到多少席位,而是要计自己是否愿意为国家、为香港服务、牺牲。如果连爱国的原则也不想支持,我劝这些政党不要参政了,未来的政制,你混不下去的。

  这里送上第三十五任美国总统约翰·甘乃迪的名句:「不要问国家可以为你做甚么,你应该要问自己可以为国家做甚么。」泛民的朋友们,你们打算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贡献点甚么呢?若无心爱国,也不要期望国家爱你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