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犁庭掃穴不會停

2020-10-12 08:07
上星期立法會重開,順利選出各委員會主席。過往在立法會以拉布等方式出位的反對派議員,目前似乎收斂了不少。
上星期立法會重開,順利選出各委員會主席。過往在立法會以拉布等方式出位的反對派議員,目前似乎收斂了不少。

上星期立法會重開,順利選出各委員會主席。過往在立法會以拉布等方式出位的反對派議員,目前似乎收斂了不少,他們日後會否繼續發揮過去一貫的角色呢?

上星期立法會重開,本來立法會應該在今年九月選舉下屆議員,由於疫情始終無法斷尾,選舉延期到明年九月或以後才進行,本屆議員可以續任多一年。雖然續任不作篩選,人面還是有改變,包括人民力量陳志全、議會陣線朱凱廸,還有公民黨的陳淑莊都決定離場,不再參與。

本屆立法會去到尾段,激烈角力氣氛已明顯降溫,表因是內會用了大半年都選不出主席,主持會議的公民黨郭榮鏗議員被指違規,底因則是《港區國安法》出台產生的震懾作用。

求美介入惹來港人受罰

新會期開始,非建制派在日前內會主席選舉上,雖然仍在議會章程上玩拖拉,但明顯較為克制。看見這個情況,有人會問他們過去在議會內使用激進的手段,作政治表態,現在只是小打小鬧,未必能滿足支持者的要求,他們最終可能慢慢死於無聲。

非建制派將來如何維持本身的政治角色,似乎陷入了進退維艱的局面。進的話,將要面對新環境下的法律風險,退的話,肯定會令到支持者不滿意。有熟悉政情人士直言,非建制派擔心當局「揸正來做」遭受嚴打,其實非無道理。過去一些反對派議員在議事堂上經常作出激進行為,程度已經去到隨時觸犯官非的地步。可以斷言,同樣的情況在今天出現,政府不再會像以往一樣視而不見,在議事堂上搞事非但可能惹來官司,甚至要面對刑責。

反對派議員陷入這個局面,可能是他們半年前還意想不到的。自去年六月中開始的反修例運動,期後演變成黑暴,有人趁機搞港獨,有人跑到美國要求美國政府介入,促請美國盡快訂立《香港自由和人權法案》,種種行徑最終逼得中央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安法》,事件愈搞愈大。香港部分人肆無忌憚地大力鼓吹攬炒,勾連外國勢力搞港獨,已挑戰到中央的底綫,在大原則的問題上,中央無論要付出任何代價,都絕不退讓。

非建制派議員老遠跑到美國求助,期望華府會支援反對派陣營,估不到的是,換來的只是美國政府對香港的不斷鞭撻,美國政府除了訂立《香港自由和人權法案》,制裁十多名中港官員之外,還訂立《香港自治法》,撤銷了取消美國給予香港貿易上的特殊地位,令香港製造的輸美貨品等同於內地生產的貨品,最新影響是取消了香港人「抽綠卡」的資格。美國至今推出的種種政策,主要都是以打擊香港為主,變相就是無差別懲罰香港人。

非建制派議員去向美國尋求支援,結果換來的卻是對香港人的懲罰,自然民心盡失,所以自美國加強介入後,曾經跑到美國尋求支持議員都不敢出來居功,還要面對《港區國安法》的懸劍。

在過去的一年,非建制派見好不收,而且愈玩愈大,要奪權共管,最終玩過了頭,現時陷入了一個「進又不是,退又不是」的尷尬局面,未來如何找到本身的定位,相當苦惱。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們會否採取一個比較理性的做法,而不會高唱要在立法會先奪權、後攬炒,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重要法案,否決財政預算案,造成憲政危機以謀取實質管治權呢?

進退維谷 反對派尷尬

眼下進退維谷,非建制派議員在未來要如何應對,似乎不出下面三個方向。一、繼續扮演一個激進角色,這可以維繫現有的支持者,但成本相當沉重,可能面對嚴厲的法律制裁;二、大力調整策略,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採用較客觀和理性的方式為香港人爭取民主和爭取改善香港人的民生福祉;三、最簡單直接的,就是離場。近日已見到一些反對派議員決定不續任,明年也不再參選。

無論是政客抑或普通人,去或留,很多時候都是有選擇的。香港有些人認為香港不屬於中國,意圖將香港變成獨立於中國的實體,這種挑戰國家主權的行為,已經令香港付出了很沉重的代價。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本來擁有很優越的位置。偏偏有些人只要兩制,不要一國,令香港的獨有優勢大大削弱了。熟悉政情人士可以預告的是,任何人如果因為政治目的要進行違法挑戰,都要面對當局的庭掃穴,這些人如何走下去,要靠他們自己的判斷。

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