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甘當馬前卒 誤己又誤港

2020-07-27 08:11
AP資料圖片
AP資料圖片

隨着美國大選逼近,特朗普選情告急,中美角力白熱化。中美摩擦不斷升溫,究竟香港的反對派應該值得高興,還是擔心呢? 

    中美關係近日轉趨惡化,美國攻擊中國的招數層出不窮。美國政府上周二突然以「為了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和美國公民的私人訊息」為由,要求中國在三天內關閉駐休斯敦的總領事館,並表示不排除會關閉更多中國駐美領館。中國政府作出回應,外交部表示,美國此舉「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原則及中美領事條約有關規定,嚴重破壞中美關係。」於上周五宣布決定撤銷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設立和運行許可,並要求該總領事館停止一切業務和活動。

中國理性避捲美選戰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出訪歐洲時,出言侮辱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同時呼籲其盟友、其他國家,以至中國民眾與美國合作,改變中國、推翻中央的政權,一副明顯是要與中國展開冷戰甚至熱戰的態度。美國政府這樣高調針對中國,是前所未見的,美國的盟友因此反應審慎,分析普遍相信,這與十一月美國總統大選選情有關。

  現時美國國內不同民調,都顯示現任總統特朗普的支持度,都落後於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落後幅度由六到九個百分點,差距相當明顯。對特朗普選情尤其不利的是,美國新冠疫情至今仍然無法控制,累積染疫人數超過四百一十七萬人,累積死亡人數接近十五萬人,每天新增個案超過七萬宗,完全沒有慢下來的迹象。雖然研發預防新冠肺炎疫苗近期有進展,預計最快也要明年初才能推出市場,不可能趕及在美國大選前應用,改善疫情的狀況。

  據美媒報道,目前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議題,中國問題並不在首三位。美國人最關心的是疫情、美國經濟和種族不公。然而,特朗普在這三方面可以做的,都非常有限,唯有利用國民的反中情緒,希望轉移選民的注意力,槍口一致對外。這解釋了特朗普和蓬佩奧近期在挑釁中國方面,為何愈來愈激,甚至不惜向中國發動冷戰。

  美國向中國步步進逼,白宮打民意牌,北京一樣要向人民負責,所以立場一定要堅持,必定與美國周旋到底,策略上就盡量保持理性,避免捲入美國的選戰之中。

  估計中美關係在美國大選前都無法改善,大選塵埃落定之後情況會如何,目前仍無法估計。美國現時在國際舞台上左穿右插,威逼利誘世界各國圍堵制裁中國,國際政治環境變得很微妙,中美交鋒也會愈來愈頻密,香港處於中美鬥爭的夾縫之中,對於香港的反對派的處境,究竟是有利還是更加艱難呢?

  有反對派頭面人物會覺得美國對中國極端施壓,會增加反對派的底氣,像蓬佩奧去到英國,也抽空二十分鐘與逃亡英國的前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單獨會面,羅冠聰把會面的照片上載到社交媒體上,又說已向蓬佩奧提出美國介入香港事務的請求。在美國要向中國發動攻擊的時候,羅冠聰投懷送抱,請美國幫手針對中國,自然正中下懷。

  然而,很多對政治較有認識看法不一樣,認為中美交惡,對反對派的處境其實更加不利。他們的看法是中美關係和睦,互有溝通,中央以免因香港這個小局影響到中美之間的大局,在香港問題的處理手法上,反而會受到一些制約。一旦中美之間撕破臉皮,敵對的態度顯得很強硬,甚至沒有妥協的空間。中央對付香港的反對派,已無懸念,他們的處境,更加不利。

撕破臉皮不利反對派

  傳統上,香港是中西交往的樞紐,有特定的角色,中美角力能夠不介入其中,最能維持本身的獨特地位,對任何一方都有好處。從過去十五個月的事態發展,已經證明了這個觀點。香港的反對派想借英美等外部勢力實現其政治目的,等同把社會拖向政治的深淵,當中美關係不斷惡化,他們站在美國的戰車的前緣,形勢自然日益兇險,所以自港產《國安法》通過前後,不少頭面人物急打退堂鼓,部分人就遠走高飛。不過,有些人至今依然堅持要走一條把香港問題國際化的路綫,自居為領路的馬前卒,試圖不斷激化本地局面,這不但會為香港的穩定帶來負面衝擊,自己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特約記者:陳約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