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美媒稱布林肯在非洲看到美國無影響力 中國始終「如影隨形」

2021-11-25 15:46
美聯社22日刊發評論文章稱,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出訪肯尼亞、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三國時,中美激烈競爭的痕跡無處不在。而過去的二十年中,地緣政治權力鬥爭在很大程度上對中國有利,尤其是在非洲。

拜登上台後,提出了「美國回來了」的口號(America is back),希望重構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非洲也是其重要議程之一。11月15日至20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先後訪問了非洲肯尼亞、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三國。

但是,美媒似乎對此並不樂觀。22日,美聯社發表了一篇題為《在非洲,布林肯看到了美國海外影響力的局限性》的評論文章,直接指出,雖然拜登政府在幫助非洲國家抗擊疫情和鼓勵環境友好政策方面的努力似乎取得了一些初步進展,但從更廣泛的情況來看,並沒有那麼令人鼓舞。

文章稱,在這次出訪中,中美之間激烈競爭的痕跡隨處可見。雖然布林肯盡力避免提及中國,但中國始終「如影隨形」。

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布林肯乘車穿越城市,進行訪問的時候,多次從中企承建的高架項目下穿過。

在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布林肯離開機場時,車隊經過了尼日利亞中國商會顯眼的總部大樓。

就在布林肯離開非洲不到10天後,29日,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即將舉辦一次重要的中非貿易和投資活動。據中國政府網消息,11月29日至30日,就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即將舉行,主題是「深化中非夥伴合作,促進可持續發展,構建新時代中非命運共同體」。會議將評估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後續成果落實和中非團結抗疫情況、規劃未來三年及更長一段時間中非關係發展方向。

因此,文章稱,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地緣政治權力鬥爭在很大程度上對中國有利,尤其是在非洲。

此前,拜登政府也曾提過,要讓非洲重返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地位。但是,文章稱,在拜登上任後的前十個月,其他優先事項和緊急事態,包括歐洲、中東、亞洲和拉丁美洲的緊急事務,佔據了拜登政府的精力。此外,美國從阿富汗的狼狽撤軍也讓包括非洲在內的一些「美國朋友」感到「疑惑」,開始懷疑與美國關系的「彈性」。

更嚴重的是,特朗普政府對非洲漠不關心,只通過「中國力量迅速擴張」的視角看待非洲。文章稱,在美國忙於世界其他地區事務時,是中國抓住機遇,填補了美國對非洲的興趣空白。

為此,拜登和布林肯希望改變這種觀念。19日,白宮宣布,拜登將於明年召開美國-非洲領導人峰會,「以相互尊重、共同利益和價值觀為原則,加強與非洲夥伴的聯繫。」但這一聲明缺乏關鍵細節,比如誰將出席,以及何時舉行等。

此外,在此次非洲之行中,與特朗普前政府對於「中國影響力」的大肆抨擊明顯不同,布林肯似乎轉換了策略,發言相對謹慎,以及委婉了許多。19日,在布林肯發表的拜登政府對非洲政策的重要演講中,沒有一次提及中國。

「我們在非洲、與非洲的接觸與中國或任何其他第三方無關。」布林肯在尼日利亞訪問時強調:「這是關於非洲的。」

「我們的目的不是要求我們的合作夥伴作出選擇,而是給他們選擇。」他在塞內加爾時稱,「當人們有選擇的時候,他們通常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對此,美聯社稱,塞內加爾外長艾莎塔·塔勒·薩勒表示了贊同。「我們擁有主權外交,我們不排除任何人,」 她說。「不僅有一個選擇。我們有很多選擇。」

但與此同時,正如尼日利亞外長奧尼亞馬所指出的那樣,尼日利亞和其他非洲國家希望達成最具性價比的合作,這通常意味著中國。

「我們在中國人那裡看到了巨大機遇」,談及在尼進行的幾個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時,尼日利亞外長奧尼亞馬表示,一方面,中國企業對大型基礎設施項目非常熟悉,另一方面,尼方願意跟任何提供高性價比產品的人合作,而在很多領域中,中國人就是這樣的人。

他說: 「這不是一個國家或另一個國家本身的問題,這實際上是我們可以達成的最佳協議的問題。」

高人指出,美聯社文章無講到出口的是,中國在外交工作默默耕耘時,美國政客在國內為了勝出選舉在撕裂社會,完全沒有理會發展非洲的外交關係。如今出現非洲國家親近中國疏遠美國的狀況,是很正常的結果。

深喉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