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Tech點評】華為沒因禁制倒閉 西方是上升還是沉淪?

2021-02-17 15:53
拜登號召西方團結第一擊︰以首位美國總統身份出席第57屆「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大會主題跟上屆很不同,名為Beyond Westlessness。

2020年「慕尼克安全會議」舉行之時,正值新冠肺炎大流行爆發,全球幾無一能獨善其身,歐美國家抗疫落後於中國,並暴露出體制的弱點,西方價值開始失去凝聚力,於是有感而發,新創詞彙 Westlessness作為大會議主題,中譯「西方缺失」Westlessness。不過,隨著特朗普下台,拜登成為重修西方盟國關係的希望,今屆改弦易轍的搬出了勵志的金句︰Beyond Westlessness。是上升還是沉淪?兩個故事足夠說明。

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去年在會議上以民主為題,指責中國利用華為向全球推動「數字專制主義」,挾市場規模優勢威脅貿易伙伴。美國視之為國家安全的威脅,把華為列入了實體清單加以制裁,合情合法合理。中國資深女外交官傅瑩馬上對她的發言提出質問,《德國之聲》當日報導傅瑩說︰「中國40年前開始改革的時候,我們引進了一系列西方的技術:微軟、IBM、亞馬遜。它們活躍於中國。從我們使用1G、2G、3G、4G開始,所有的技術都來自西方發達國家,中國則保住了它的政治體制。由共產黨領導的體制越顯成功,並沒有受到技術的威脅。但為什麼現在當華為向西方國家提供5G技術時就會威脅到它們的政治體系呢?你真的認為民主制度已經脆弱到像華為這樣單獨一家高科技公司就可以給它帶來威脅的程度嗎?」

傅瑩戮中了Westlessness的主題,台下爆發笑聲和掌聲,佩洛西面不紅氣不喘反擊︰「華為是在逆向開發美國技術的基礎上建立的。這是華為起步的主要方式之一。所以,我們知道華為的能力。我們不想模仿中國的模式。」華為5G是用「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取得5G技術嗎?

任正非之前向《華爾街日報》解釋︰「2008年麻省理工的阿利坎教授(Erdal Arikan)提出「極化碼」(Polar code)理論,助華為突破5G技術研發,推前了5G時代。」華為擁有「極化碼」相關技術三分之二以上專利,2019年,阿利坎因「極化碼」獲得了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香農獎(The Claude E. Shannon Award),這是被喻為IT界的諾貝爾獎。換言之,華為的5G因是項發明而取得優勢。再者,阿利坎曾向高通和希捷(Seagate)推薦「極化碼」,不過沒有下文,好在有華為這個伯樂,才不致埋沒人才。

第二個故事是西方在新冠疫情關鍵時刻,沒有正視武漢封城這個有效抗疫方案,即使看到武漢徹底斷阻發新冠病毒擴散,《法國世界日報》反而用另一種角度評論︰中國創紀錄地將近6000萬人進行隔離以防止病毒傳播,對改善世界衛生做出貢獻。不過,中國是想向世界表示:「中國正在犧牲自己的一個省來拯救世界。」

一年過後,華為沒因美國禁制而倒閉,5G已經不是技術的前沿,華為正全力研發6G為下一個10年準備;此外,中國抗疫有成,多種疫苗亦率先量產推出,對多個國家提出援手,西方卻因疫苗供應不均而內訌。在這個對照之下,世界是Beyond Westlessness,還是Shin into Westlessness?本周五大家用心聽拜登,怎樣為大家解惑好了。

深藍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編按原題為「西方是上升還是沉淪︰ Beyond Westlessness?」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