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欄】我的未來(上)

2021-08-18 11:1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十年。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在遵理,輾轉教了無數個學生,走過十年,才知道十年過得很快,卻又很慢。

常常在很多個通宵趕筆記的夜里,時間往往不敷應用。然後因為補習沒有假期的概念(學生紅日就是我們最忙之時),所以一至日的時間流動,於我,幾乎都是規律而一致。

開會、出筆記、備課、教書,太過規律的路綫,時間像被壓平,然後再無差異。習慣了深陷其中,時間像水流不息,也就沒有慢的感覺。

再然後因為補習行業常有新聞,有時是學生趣聞,有時是行業消息,反正每個星期的課堂,總有出乎意料的地方,於是,時間走着走着,也就轉眼過了。

九月忙碌,輾轉入冬之後,筆記常常到了常規第三、四期,就會有一種走到了一半的解脫。但學生的熱情總會支撐幾乎燃燒殆盡的生命。

公開試的死綫讓他們更加着緊,作為老師也就不能鬆懈,於是大家都咬緊牙關,然後倏忽又一年。

此外,考試當日也好,放榜日也好,太多的時間點,麻醉了感覺,總覺得一切走得太快。

但時間卻又很慢。報章訪問說我是一年開三百場演唱會的老師,沒有演唱會那麼多觀眾,但論賣力程度,我倒是同意這個比喻。這樣算來,十年就是三千場。

再計算我上課的語速,十年下來,說了多少字、翻過了多少頁紙,都是可觀的數字。但光芒背後有着太多的黑暗,或者說,沒有黑暗,哪來光芒。

電郵:lamyatyan2003@yahoo.com.hk

林溢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中文科補習名師。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8月18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