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欄】校長,我不想升班

2021-08-16 10:5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一如以往,結業禮當天學生領取成績表,像樂壇頒獎禮一樣,有人歡喜有人愁。也一如以往,我收到幾位家長的電郵,要求約見,都是為留班的孩子陳情,望校長網開一面。我告訴家長,學生是升是留根據客觀的分數標準,也經全體老師投票,我不能以職權把大會議決丟進垃圾桶。

這邊廂我費盡唇舌開導家長,那邊廂竟又有幾位家長相約見面,來意卻跟之前的南轅北轍——申請讓他們的孩子留班。天啊!要留的不肯留,能升的卻又不想升,我好混亂啊!於是我逐一面見。這幾個孩子總成績都及格,順利升班,但這個「及格」卻是吃牛扒的medium rare,好幾科成績剖開後是緋紅色的,有的還滲着血。孩子一臉憂愁和迷惘,但更多的是悔不當初。過去一年長時間在家上網課,沒自律的學生如脫韁野馬,一直跑到西伯利亞,到五月重回校園方知大禍臨頭,而六月大考已逼在眉睫,返魂乏術。疫情催生的網上學習是把雙刃劍,誰夠自律、誰懂得時間管理,誰就生還,反之亦然。學生與其降罪於網課,不如說敗給自己,與人無尤。

慶幸眼前這幾位學生明白勉強升班,猶如短樁樓,早晚會塌下來。況且成績不好,升高中的選不到心儀的選修科,明年要考文憑試的只會淪為陪跑,倒不如停下來固本培元,重新出發。學生想得通這一點,不介意別人目光,也算經一事長一智。

不過申請留班不代表一定獲批准,學位是寶貴資源,要用得其所。我強調學生必須讓我見到他們重新振作的誠意和決心,要訂定未來一年的讀書計畫和目標,具體而可行,暑假就要開始。來年還要不時受我親自監察,以防一曝十寒,畢竟是我批准留班的,我要為此決定負責。同時我承諾會與學生同行這一年,作他們最大後盾,有甚麼需要學校支援的,如提供留校自修地方,聯繫師兄師姐補習,總之能幫上忙的一定義不容辭。

浪子回頭金不換,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來,這是做人的基本態度。

何力高
本欄由香港津貼中學議會校長撰寫;本文作者為香港培正中學校長。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8月16日教育版專欄「校長有情」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