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書畫藝術】40年後的學習

2021-03-11 10:2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由電視劇的一句對白牽動起每一個人對時光飛逝的一種慨歎。若人生有一百二十歲的話,對即將逝去的日子或會有不同的想法。有說香港是世界上人均最長壽的地方,於是談養生之道、怎樣好好過日子、人生要迎難而上等切實問題,便成為大家都感興趣和關注的課題。

想深一層,既然日子多了,便要與時並進,把握活着的日子好好學習,正是活到老、學到老。終身學習成為時尚潮流,政府也推出持續進修基金以作支持。而在芸芸學習中,有一種學習,稱作書畫學習,在國民眼中早就認定是一種文化修養,進德立業。執起毛筆,端坐認字,這是兒時記憶。後來當上美術科老師,竟因用筆用墨,課堂秩序較難控制而有些少卻步,或許這也是許多美術科老師的苦惱。

中華文化視毛筆為文房四寶之一,既可寫字又可畫畫,不讓學生接觸會是美術課堂的缺失吧!試想想,能運用毛筆寫得一手好字,或善用毛筆的筆鋒而創作出一幅佳作,都是令人佩服的。教學生涯中,成功課堂之一正是讓頑皮學生學國畫,鼓勵專注執筆,從臨摹偷師學藝。訓導巡室,驚覺一室安然,我頑皮地回應:「同學們正在『偷師』學習!」屈指一算,這班頑皮學生已三十來歲,準備邁向人生四十不惑之年。  

若說人生有一百二十歲,研習書畫一點也不遲,聽說國畫大師齊白石就在四十之年才學習國畫而成為一代宗師。播下熱愛書畫學習種子的前香港藝術館總館長譚志成,就曾把學生的書畫習作收藏長達四十年。他當年的中二級美術學生不少後來成為了香港水墨畫家。我今年隨何偉明老師學習嶺南畫派,而正是何老師在四十年前教我工業繪圖,想不到四十年後,他讓我學習的是嶺南畫風。

書畫學習能有助調適生活,怡情養性。通過臨摹碑帖,可理解前人體驗和認識文化歷史,更可說是養生之道。這四十年後的學習,對我是別具意義,讓我反思,讓我懷念,讓我珍惜,更讓我在創作上多了啟迪,永不過時。

電郵:[email protected]

梁志芬
作者為香港美術教育協會前會長及現任增補委員、資深視覺藝術科科主任。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3月11日教育版專欄「學與教」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