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論壇|唯一紙包盒回收廠逼遷 政策混亂缺遠見

2022-09-30 00:00

全港唯一的紙包盒回收廠近日被收回用地,消息一出,隨即引起極大反響。須知道回收廠被逼結業關乎的不但是回收業,更牽連整個社會。

回收廠「喵坊」運作了三年,每月處理量約一百噸。紙包盒是複合物料,除了紙,還有塑膠和鋁膜,所以內地再造紙廠不會接收,出口到其他國家亦困難重重。全港每年棄置逾二萬四千噸紙包盒,喵坊是此類廢物的唯一出路。然而,業主科技園公司最近以「推動再工業化」為由收回用地,喵坊很可能因而被逼結業。
回收政策碎片化淪空談

政府上年發布《資源循環藍圖2035》,誇下海口要令香港的都市固體廢物量減少四成至四成五、回收率提升至五成五,同時投放大量資源,建立「綠在區區」回收網絡。然而,上游的收集工作做得多好,缺乏下游的回收廠處理,亦只是空談與徒勞。

固體廢物收費實行在即,當日游說議會通過議案時,官員信誓旦旦地保證市民可透過回收,「揼少啲,慳多啲」,但一年過後,唯一的紙包盒回收廠被逼結業,市民失去了回收渠道,那又如何「慳多啲」?更重要是原本可回收再造的資源,只能被逼掉進垃圾桶,如何「揼少啲」?再者,要建立市民的習慣需要花很多資源及工夫,但瓦解卻只需一瞬,筆者實在不忍看見市民過去三年已建立的乾淨回收紙包盒習慣剎那間被摧毀。

另一邊廂,膠樽生產者責任制正待提交立法會審議;玻璃樽生產者責任制則早已通過,而紙包盒是全港第二大的飲品包裝,佔市場約一成七,大家正期望相關法規伸延至紙包盒之際,本地唯一紙包盒回收廠卻於此時結業,意味紙包盒生產者責任制難以實施,會否變相鼓勵生產商轉用紙包裝以逃避徵費?我們是否離減廢目標愈來愈遠?

環保署回覆傳媒查詢「喵坊事件」時,竟然表示不知情。種種政策的不協調,不禁令人擔心,政府只打算力推焚化爐,不再認真推動減廢和回收,亦令筆者想起,當初當局宣傳焚化爐「轉廢為能」是一項減排措施時,環團已質疑究竟當局是想減少廢物,還是想有更多廢物以轉化能源?(事實是靠焚化爐「轉廢為能」達至減排,只會愈焚化愈多碳。)
鼓勵創科疑只是虛話

政府一方面表示鼓勵回收業界向創科發展,但觀乎喵坊被逼遷一事,實在難以令人信服。投資一家廠房由籌募資金、選址、採購機械、設計及組裝生產鏈……單是完成上述過程已上年計。僅僅數年的租期,實在難以讓廠家達至收支平衡。今次事件,向業界發出了一個相當負面的訊息,嚴重打擊業界對投資新產業的信心。

環保署指未來屯門環保園的紙漿廠能增加本地紙包盒的回收能力,這說法只反映官員不熟書、不了解業界運作。首先,該紙漿廠的處理量為每年三十萬噸廢紙,而本港的廢紙棄置及回收總量逾一百四十一萬噸,當中單是「三紙」已近三十九萬噸,遠超紙漿廠的處理量。第二,即使紙漿廠的機器能處理紙包盒,紙包盒仍須分開獨立處理,不能混入其他廢紙一同「入機」。試問廠房會否清空一條生產,放棄本來已近飽和的「三紙」回收,去處理利潤較低的紙包盒?

難得本港出現一家紙包盒回收廠,願意身先士卒,投入新產業,令本來只能棄置堆填區的物料漸漸成為主流回收物,政府是否應用對等的誠意,為業界建立合理的營運環境?據喵坊表示,新加坡正向她招手,若「肥水盡流別人田」,損失的只會是香港的環境和市民。 
余健綱
綠色力量環境事務經理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