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時事分析】疫情持續無渣馬 虛擬開跑助重生?

2020-12-28 00:00
  秋冬向來是一眾長跑愛好者參與本地或海外馬拉松賽事的季節。不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少國際賽事相繼改為虛擬跑,漸成常態。香港長跑盛事渣打馬拉松今年亦全面告吹,與其一拖再拖,把活動改為虛擬跑是否可行?

  有別於傳統長跑賽事,虛擬跑讓跑手自行規劃作賽時間及路線,參加者可在社區內完成賽事,甚至在跑步機上作賽,再上載運動歷程予主辦單位核實。

  以「世界六大馬拉松」之一的英國倫敦馬拉松為例,本於四月底的賽事,因疫情延至十月初舉行,其中精英組馬拉松跑手的賽道,由以往路經大笨鐘、西敏寺等著名景點,改為在當地聖占士公園繞圈跑;至於三點六萬名非精英組別的跑手則轉為參加虛擬跑,跑手可自行選擇賽道,並在比賽當日英國夏令時間二十四小時內完成賽事,而起跑前則要開啟和登入官方追蹤應用程式,當跑手完成約四十二公里的路程後,應用程式便會自動停止,跑手及後可把記錄上載至網站,主辦單位稍後便會郵寄紀念獎牌和T恤給他們。

  除了在時間上提供彈性的虛擬跑,部分賽事亦嘗試加入新元素,例如今年的新加坡渣打馬拉松加入了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AR),跑手登入官方應用程式Rouvy AR app,再連結跑步機,參加者在跑步機上作賽時,電子屏幕會顯示原本賽事的路況實景,為賽事增添現場感。

  虛擬跑早在數年前冒起,美國傳媒人Caitrin Assaf認為,這種比賽模式除能吸引跑步初哥外,也能協助專業跑手維持狀態,令其漸受歡迎。外國有馬拉松業界人士預期,虛擬跑將成為長跑活動的重要部分,與傳統賽事共存。

  有本地初創企業亦看準虛擬市場的商機,並於一八年成立虛擬運動平台VRace24,參加者可隨時隨地在網上報名參加跑步、單車、游泳及三項鐵人賽等賽事,只要利用運動智能手表、手機應用程式或跑步機記錄運動詳情,完成指定要求後上傳包含運動距離、時間及日期的截圖,便可獲獎牌留念。為了吸引跑手參加,VRace24會與不同品牌達成商業合作,為賽事引入不同主題。VRace24負責人Jerry去年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平台創立初期曾向跑會提供免費試玩,之後會員數目逐漸增加至近七千人,平均每個月有數百人參加活動,而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是報名費及品牌贊助,例如與水壺品牌合作舉辦活動。

  不過,近年不少虛擬運動平台相繼面世,業內競爭漸大。跑步賽事登記線上平台Race Roster指出,虛擬活動要具有獨特性,才能引起別人關注,例如把跑步活動設計成遊戲,或是舉辦具特別意義的跑步活動,例如以「為醫護打氣」為主題。該平台又建議主辦方利用社交平台的力量,設計與賽事有關的Instagram照片框,讓參加者拍照上載到個人帳戶,與朋友分享成功感,並將跑手熱身和公布賽果的情況直播,增加與參加者的互動。

  因應疫情關係,原訂於今年二月初舉行的香港渣馬,在開跑前兩周宣布取消,是賽事舉辦二十四年來的首次,而明年一月底舉辦的渣馬,早前亦已宣布將會延期至十月二十四日。這項本地最大型的長跑賽事,在賽前的宣傳海報、賽事沿途均可見贊助商的標誌,可讓企業增加曝光機會,是贊助商重要的行銷策略。假如賽事連番停擺,不但令贊助商失去重要的宣傳機會,也恐怕會使香港渣馬這個品牌逐漸被遺忘。

  因此,如果疫情至明年十月仍未完全散去,渣馬主辦單位可考慮參考國際經驗,舉辦本地虛擬渣馬,讓本地和海外跑手在疫情期間一同參賽。當然,虛擬跑始終較適合志在參與的跑手,難以符合精英運動員的要求。故此引入時可參考倫敦馬拉松,讓精英跑手和非精英跑手分開作賽。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本港地方不及外國寬敞、人口密度較高,若規定數以萬計跑手在一至兩周內完成虛擬跑,或有大批跑手在熱門跑步路線聚集作賽,增加病毒傳播風險,所以主辦方有必要考慮延長作賽期限,並且向參加者推介不同路線,以作分流。

  話說回來,在疫情陰霾未散之時,世界各地難以舉辦大型長跑活動,跑手參加虛擬跑已成新常態。本地長跑業界應在疫情受控的大前提下,探討把渣馬改為虛擬跑的可行性,同時平衡精英及非精英跑手的需要,好讓本地及海外參加者跑一場久違了的香港渣馬。

  (全文見智經研究中心網頁:www.bauhinia.org)

  智經研究中心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