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全球軍備創新高 美才是最大推手

2020-05-03 00:00
  國際研究機構最新一份報告,指去年全球軍費增長是十年來最高,上升可能進一步加劇軍備競賽,不利全球和平。國際對軍費的關注,很多時焦點會落在中國身上,皆因中國崛起正挑戰全球格局,但仔細分析全球軍費數據及推升理由,美國才是問題所在。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院剛發表報告,顯示全球去年軍費增長百分之三點六,是十年來最高。當中排頭四名的開支增長,都高於全球平均數,當中排首位的美國,軍費高達七千三百二十億美元,第二的中國軍費為二千六百一十億,印度開支七百一十一億排第三,俄羅斯六百五十一億排第四。

  除簡單地看總數外,還有其他的量度指標可助掌握各國軍費的意義。其一是軍費與經濟總量(GDP)的比例,軍費是否過高,要看其與經濟力量是否相適應,畢竟軍費要靠經濟實力支撐,軍力往往亦是經濟的保護傘。軍費佔GDP比例全球平均為百分之二點二,若看中美俄三國,美國是百分之三點四、俄國是百分之三點九,中國則只有百分之一點九,與歐洲大國的水平相若,以此計算,中國軍費低於全球平均水平。

  以國民人均計算 中國軍費低水平

  還有一個量度標準,就是各國人民人均要付多少軍費。全球平均數是二百五十美元,美國為二千二百二十五美元,俄羅斯是四百四十七美元,中國則低於國際水平,只是一百八十六美元,美國是中國的十二倍,歐洲英法德等大國國民人均軍費開支為六百至七百多美元,亦較中國高出三倍多。

  關心軍費開支上升對全球和平影響,還有一個因素不能不關注,那就是全球武器銷售情況。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院去年底另一份報告揭示,美國在二〇〇八年武器銷售額近二千五百億美元,是全球第一,並且佔全球銷售額百分之五十八,排第二的俄羅斯為三百六十二億美元,佔全球銷售額百分之八點六,法國排第三佔百分之八點四。

  武器銷售是軍備競賽的重要推力,美國總統特朗普就經常扮演全球最大推銷員,他外訪時就常炫耀簽下多少售武大單,如二月訪問印度,就促使印度簽約購買三十億美元武器,美方並透露印度還商討再向美國購買一百億美元武器;去年美國國會因沙特皇儲涉及謀殺美籍記者,通過議案禁售武器給沙特,特朗普對此否決,因美沙之間有一千一百億美元售武大單,涉及美國數十萬職位。

  美樂見地緣衝突 武器銷售生意好

  特朗普視售武為振興美國經濟的強大動力,並將之凌駕人權等議題之上,就算他沒有刻意推高全球地緣局勢緊張,以促使更多國家購買美國武器,相信他亦樂見地緣衝突,以催谷美國武器銷售。可以看見的是,與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盡力與伊朗、古巴簽訂和解協議,特朗普上場後即推翻有關協議,並渲染中國對周邊國家的威脅、在台海、南海加大對中國軍事遏制,又不斷推高與伊朗的衝突,惡化中東局勢,令人感到他有為軍火商創造售武商機的意圖。

  總的而言,中國在軍費開支上與美俄有不少差距,尤其美國軍費佔全球百分之三十八,是中國近三倍,而且美俄在過去七十年都是如此巨額投入,中國則只是近二、三十年來才有能力提升軍費,因此與美俄放眼全球,可在全球介入軍事爭端,搶奪利益,中國就只能固守周邊,以圖保障在亞洲的利益。此外,中國亦沒有加大售武的誘因,希望世界更多地緣糾紛,反而國際和平才是中國做生意的最大保障。因此,對中國可能威脅世界和平的憂慮,很多時是想像多於實際。

  全球軍費上升,對和平不是好消息,因一個國家武器愈多,愈可能傾向動武解決問題,不過在新冠疫情下,全球大國要花巨款提升醫療、挽救經濟,令財赤暴升,若大國因資源緊張要削減軍費,那對全球和平倒是好事,可能變相拯救不少生命。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