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內會「停擺」僵局 建制:對泛民太忍讓

2020-04-26 00:00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經歷半年共十六次會議,至今仍未選出正、副主席,主持會議的郭榮鏗備受批評。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經歷半年共十六次會議,至今仍未選出正、副主席,主持會議的郭榮鏗備受批評。

  (星島日報報道)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經歷半年共十六次會議,至今仍未選出正、副主席。建制派議員謝偉俊昨坦言,建制派當初或低估整件事的鬥爭性,對民主派過於忍讓,而至今未選出主席是不可接受,促民主派適可而止。他又批評主持會議的公民黨郭榮鏗除拖延選主席外,還一年四次到美國游說制裁香港,涉違反議員誓言。自由黨黨魁鍾國斌亦指郭榮鏗過火,令北京忍無可忍出手。議會陣線朱凱廸憂慮,中央若出手取消郭榮鏗的議員資格,勢掀漣漪效應,議員或失去提出反對的自由。

  內會停擺,導致《國歌法》、降低無牌旅館檢控門檻、提升舊式工廈消防安全標準等法案恢復二讀無期,連增加法定產假的條例草案即使獲人力事務委員會完成審議,亦無法恢復二讀。

  謝偉俊在電台節目上承認,建制派對內會停擺感到遺憾,要負很大責任,「可能我們最初低估整件事的鬥爭性和耐性。經過上一次《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雙胞胎』爭當主持人之後,相信同事中多多少少也不想再有這麼難看、這麼激烈的衝撞,所以即使遇着郭榮鏗議員初時明顯、大家明眼看知道是『玩嘢』,也盡可能忍讓。(究竟)忍讓的程度是否過分了呢?」

  其後因為疫情,內會會議多次取消,「時間上有不幸」,但謝偉俊強調開了十六次會議,仍未選出主席是不可接受,「可能很多市民以為錢就照撥,但其實立法會顧名思義就是要立法。立法不了的是甚麼會?所以這個我們當然是責無旁貸的。」他促請民主派適可而止。他又認為,郭榮鏗的議會表現不是令中央「大手筆」出手的原因,但指對方應撫心自問,一年四次到美國游說制裁香港,是否違反效忠特區的議員誓言。

  鍾國斌形容,內會停擺導致未能立法,阻撓和停頓政府一部分運作,「個個都有責任」,包括建制、泛民和政府:「政府如果不是《逃犯條例》令社會氣氛這麼差,又不與各黨各派繼續溝通、『閂埋道閘』,不會有人反抗得這麼厲害。」

  對於外界提出引用《議事規則》第七十五條,即原有內會主席可以繼續執行職務,鍾國斌說,立法會法律顧問有不同意見,他早於一月已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建議尋求外間法律意見,批評對方在三個月後才行動,對局面亦有責任。他亦認為,郭榮鏗當初並不知道會「搞到咁大鑊、過咗火位」,令北京忍無可忍出手,並帶出《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的問題。

  朱凱廸稱,民主派的任務是保護港人的基本自由人權免受進一步侵蝕,而《國歌法》正是箝制表達自由的例子,阻止其通過是民主派的責任。他提到二○一六年前議員梁頌恆、游蕙禎的宣誓案,人大常委和政府在一個月內分別釋法和入稟取消議員資格,估計極端情況下北京可在短時間對付郭榮鏗。不過,他指出,郭榮鏗只是讓議員發言,若因此被指違反誓言而被DQ,將造成漣漪效應,「我作為立法會議員,是否連反對的自由都沒有?」質疑日後民主派在議會上是否還可以與政府和建制派有良性互動。

  朱又說,內會只是問題的其中一個環節,更影響深遠的是港澳辦和中聯辦的聲明,帶出兩辦是否受《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約束、北京落實全面管治權和監督權的問題。鍾國斌重申,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中央絕對有權發聲。謝偉俊期望各方克制、回復良性互動,「中聯辦少點出聲,非建制派同事亦明白到適可而止。」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指郭榮鏗過火,令北京忍無可忍出手。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指郭榮鏗過火,令北京忍無可忍出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