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内会「停摆」僵局 建制:对泛民太忍让

2020-04-26 00:00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经历半年共十六次会议,至今仍未选出正、副主席,主持会议的郭荣铿备受批评。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经历半年共十六次会议,至今仍未选出正、副主席,主持会议的郭荣铿备受批评。

  (星岛日报报道)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经历半年共十六次会议,至今仍未选出正、副主席。建制派议员谢伟俊昨坦言,建制派当初或低估整件事的斗争性,对民主派过于忍让,而至今未选出主席是不可接受,促民主派适可而止。他又批评主持会议的公民党郭荣铿除拖延选主席外,还一年四次到美国游说制裁香港,涉违反议员誓言。自由党党魁锺国斌亦指郭荣铿过火,令北京忍无可忍出手。议会阵线朱凯廸忧虑,中央若出手取消郭荣铿的议员资格,势掀涟漪效应,议员或失去提出反对的自由。

  内会停摆,导致《国歌法》、降低无牌旅馆检控门槛、提升旧式工厦消防安全标准等法案恢复二读无期,连增加法定产假的条例草案即使获人力事务委员会完成审议,亦无法恢复二读。

  谢伟俊在电台节目上承认,建制派对内会停摆感到遗憾,要负很大责任,「可能我们最初低估整件事的斗争性和耐性。经过上一次《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双胞胎』争当主持人之后,相信同事中多多少少也不想再有这么难看、这么激烈的冲撞,所以即使遇着郭荣铿议员初时明显、大家明眼看知道是『玩嘢』,也尽可能忍让。(究竟)忍让的程度是否过分了呢?」

  其后因为疫情,内会会议多次取消,「时间上有不幸」,但谢伟俊强调开了十六次会议,仍未选出主席是不可接受,「可能很多市民以为钱就照拨,但其实立法会顾名思义就是要立法。立法不了的是甚么会?所以这个我们当然是责无旁贷的。」他促请民主派适可而止。他又认为,郭荣铿的议会表现不是令中央「大手笔」出手的原因,但指对方应抚心自问,一年四次到美国游说制裁香港,是否违反效忠特区的议员誓言。

  锺国斌形容,内会停摆导致未能立法,阻挠和停顿政府一部分运作,「个个都有责任」,包括建制、泛民和政府:「政府如果不是《逃犯条例》令社会气氛这么差,又不与各党各派继续沟通、『闩埋道闸』,不会有人反抗得这么厉害。」

  对于外界提出引用《议事规则》第七十五条,即原有内会主席可以继续执行职务,锺国斌说,立法会法律顾问有不同意见,他早于一月已去信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建议寻求外间法律意见,批评对方在三个月后才行动,对局面亦有责任。他亦认为,郭荣铿当初并不知道会「搞到咁大镬、过咗火位」,令北京忍无可忍出手,并带出《基本法》第二十二条的问题。

  朱凯廸称,民主派的任务是保护港人的基本自由人权免受进一步侵蚀,而《国歌法》正是箝制表达自由的例子,阻止其通过是民主派的责任。他提到二○一六年前议员梁颂恒、游蕙祯的宣誓案,人大常委和政府在一个月内分别释法和入禀取消议员资格,估计极端情况下北京可在短时间对付郭荣铿。不过,他指出,郭荣铿只是让议员发言,若因此被指违反誓言而被DQ,将造成涟漪效应,「我作为立法会议员,是否连反对的自由都没有?」质疑日后民主派在议会上是否还可以与政府和建制派有良性互动。

  朱又说,内会只是问题的其中一个环节,更影响深远的是港澳办和中联办的声明,带出两办是否受《基本法》第二十二条约束、北京落实全面管治权和监督权的问题。锺国斌重申,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中央绝对有权发声。谢伟俊期望各方克制、回复良性互动,「中联办少点出声,非建制派同事亦明白到适可而止。」

■自由党党魁锺国斌指郭荣铿过火,令北京忍无可忍出手。
■自由党党魁锺国斌指郭荣铿过火,令北京忍无可忍出手。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