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前特首曾蔭權被廉署首次引用防止賄賂條例第四條,控告「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案件經過兩度審訊,陪審團均未能達成大比數裁決,法官陳慶偉在控辯雙方同意下,宣布解散陪審團,控方英國御用大律師昨表示,律政司決定將曾蔭權所面對的控罪保留法庭存檔,未有上訴庭批准不會「重開」。換言之,控方現階段不申請重審,一切待曾蔭權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上訴有結果後、以及視乎有否新證據出現,才考慮會否重開案件。控方並向曾蔭權追討在原審時的三分一訟費,即曾蔭權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的訟費,辯方表示需時作出回應,陳官批准辯方以書面呈交陳詞,整個訟費將以書面作出定斷,估計三分一的訟費大約三百萬元。

  現年七十三歲的曾蔭權,上周五在陪審員未能達成大比數裁決後,一度在庭外聲言,「我和家人經過五年的磨折,心力交瘁,覺得好攰。」昨日曾蔭權並沒有作出任何回應,一度在升降機內閉目。

  控方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昨指,曾蔭權在原審面對三項控罪的其中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被裁定罪成,而曾蔭權在廉署的調查過程中一直保持緘默、又不作交代或披露,更提供誤導的資料,令廉署須展開全面調查,故認為曾蔭權需支付控方的三分一訟費。

  他又表示,律政司經過小心審議後,決定將該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名擱置,認為較實際處理方法是將控罪紀錄在法庭檔案,控方會視乎曾蔭權被裁定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上訴結果,或會出現新的情況或新證據,控方才會進一步考慮會否「重開」案件。

  Perry昨就申請訟費時強調,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十一及十二條,容許控方向被告討回訟費。他並提出九項理由,包括:

  九項理由申訟費

  (一)曾蔭權於一二年二月在公開發表解釋中,從沒有提及存入他倆夫婦的三十五萬現金,或曾太支付予李國寶的二十萬元支票款項,曾蔭權亦沒有交代他到汕頭及歐洲旅遊事件,亦沒有提及一切涉案的財務交易,又沒有提及租約事宜,控方認為這些事情都是曾蔭權個人已知的事實,由於他的遺漏資料,令廉署需要逐一細查。

  (二)曾蔭權於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接受「政好星期天」的電台訪問時,表明一定會與廉署充分合作,提供相關資料,但當時尚未有執法機構接觸他。

  (三)曾蔭權於一二年三月一日在行政會議中表明假使廉署展開調查,他向行會各成員承諾一定會全力與廉署合作。

  (四)但當廉署於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召見曾蔭權時,曾蔭權卻保持緘默,甚至拒絕作出任何解釋,亦沒有交代他與李國寶、鄭經翰或黃楚標之間的關係。

  (五)一三年十月三十日曾蔭權沒有向其代表律師作出進一步指示,亦沒有打算就廉署提出的問題作回應。

  (六)根據廉署紀錄顯示,廉署於一三年九月二日及四日先後透過辯方律師要求曾太提供深圳大宅的租約及其他相關文件,但代表的律師回應稱曾太關注提供租約後會衍生的問題,故仍然在考慮中。直至同月二十六日廉署才獲得提供深圳大宅的租約文件。

  (七)雖然向廉署提供租約,但曾蔭權沒有解釋為何八十萬元人民幣的租金,早於一〇年十一月已支付,控方認為有關租約文件有誤導成分。

  (八)曾太及其兒子透過律師於一三年十一月一日通知廉署表明,不會簽署兩人的書面供詞,控方指此舉是增加廉署調查的難度。

  (九)廉署事後調查所得曾蔭權於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簽立租約當日,根本沒有支付八十萬元人民幣的租金,相反揭發該八十萬人民幣早於二十個月前已支付。當時廉署亦未得悉李國寶曾簽出三十五萬元現金支票,以及同日早上有相同款額被存入曾氏夫婦的聯名戶口內,曾蔭權夫婦亦沒有向廉署交代一切涉案的資金流向。

  Perry強調由於曾蔭權的不合作,令廉署需要就深圳東海集團的公司結構展開調查,又要花時追查所有涉案的資金流向,曾蔭權身為行政長官及行會主席理應自行向公眾作出清楚解釋,況且曾蔭權曾公開承諾會全力合作,但最終是出爾反爾,故此控方認為有權向曾蔭權追討原審定罪的訟費。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承章表明,原審時並非由他代表曾蔭權,故需要更多時間作出回應,但為節省訟費及法庭時間,申請以書面形式遞交,獲陳官批准。

  曾蔭權於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在原審時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被判入獄二十個月,曾蔭權其後獲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案件編號︰ 高院刑事四八四─二〇一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