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主席羅冠聰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於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發起重奪公民廣場,揭開佔領行動序幕。上訴庭昨表明「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鼓勵他人犯法,公然蔑視法律,更視為光榮,這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本案是涉及暴力的大規模及嚴重的非法集結,判刑是要懲罰干犯罪行的人,以儆效尤,阻嚇其他人不要以身試法,又指無論他們自詡動機或原因是多麼崇高,也不構成求情或輕判理由,故裁定律政司覆核成功,改判黃入獄半年、羅監禁八個月、周則判囚七個月,三人表明會就有關判決上訴。

  上訴法庭副庭長楊振權於判詞中直指,有人追求心中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權力,而藉口作違法行為,包括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鼓勵他人犯法,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認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引以自豪,這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使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破壞公共秩序和安寧的行為,本案正是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

  楊官指三人是「年輕人組織的骨幹分子」,成功吸引數以百計市民參與十時前的集會,然而他們即使知道行政署不批准開放「公民廣場」,仍希望借助參與者「人多勢眾」之力量來達到「重奪公民廣場」之目的,極可能會造成人命傷亡及財物損失。楊官斥責三人呼籲或煽惑年輕學生違法,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可能會導致該些年輕學生抱憾終生」。三人聲稱是以「和理非」,完全不使用暴力的原則「重奪公民廣場」,只不過是「空口說白話」、「口惠而實不至」及自欺欺人的口號。

  楊官指三人在證據確鑿下仍拒絕認罪,他們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他們有犯錯,更指他們的行動是為了關心社會問題、對政治熱誠及理想而作出,強稱他們有悔意的說法全無說服力。法庭「對有抱負、有理想的年輕人處以即時監禁的判刑,絕非樂於作出的裁決」,但法庭須向社會發出明確訊息,在自由行使權力,進行集會、遊行、示威等相關活動時,參與者必須守法,不能破壞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寧。任何暴力特別涉及執法人員的暴力行為,都會導致嚴厲的判罰,否則社會不會和諧、進步;法律保障巿民的權力和自由可能會蕩然無存。

  法官潘兆初指,集會自由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但從來都不是絕對的,所有參加集會的人絕不能以行使言論和集會自由之名,罔顧他們必須遵守法律的法定責任而為所欲為。法律對集會權利的保障必須在一個維護公共秩序的社會中才會有效,參與人士一旦僭越限制,便喪失集會權利的保障,承擔後果。法庭要懲罰那些干犯罪行的人,以儆效尤,阻嚇他人不要有樣學樣破壞或擾亂公共秩序,至於犯案者個人情況、無論他們動機或原因是他們自認多麼崇高、一般來說都非有力求情或輕判理由。

  對於裁判官判三人社會服務令及緩刑,上訴庭認為原審裁判官犯下原則性錯誤,完全沒有考慮判刑須具阻嚇元素;認為案件不涉及嚴重暴力行為,是忽略了這是大規模非法集結;又忽略三人事前可預計有保安員會受傷;原審認為三人只是為了進入一個他們真誠地相信有歷史意義及代表性的「公民廣場」,卻忽略雙學已在政總對出馬路完成集會,而當時政總前地是關閉的,他們沒有權利進入,卻執意強行非法進入,是自以為是,漠視法紀。

  法官彭偉昌則指,把由來已久並行之有效的法律視為妨礙表達意見自由的無理制約,在任意牴觸之餘還自我感覺良好,這種行為卻不容法庭以任何理由過於寬鬆處理。持上述態度的人不但在行為上犯法,而且在精神上也藐視及凌駕法律;在容易牽動大眾情緒的公共議題爭議當中,這種態度一旦蔓延開去,它的惡劣後果顯而易見的。如果導致主張不同的團體或陣形同樣以犯法的方式爭相表達立場,其後果更是對公共秩序的進一步破壞。

  上訴庭認為,本案犯罪情節明顯是嚴重,是涉及暴力的大規模及嚴重的非法集結。上訴庭考慮阻嚇那些自以為行使集會權利的名義,便可以漠視法律要求,肆意以暴力等手段,干犯參與非法集結或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的人,認為判監是合適的刑罰。

  案件編號:覆核申請四——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