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一地兩檢方案甫出,泛民未與政府詳細討論已表明反對這安排,政府希望在立法會明年暑假休會前,即一年內完成立法程序,勢將遇到議員拉布阻延,泛民不應該因政治立場先行,扼殺理性討論的空間。

  一地兩檢涉及內地人員來到西九高鐵總站及在車廂內執法,難免引起本港司法管轄權被「削了一角」的疑慮。十多年前全國人大討論在深圳灣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的建議,租出深圳一片土地為港方口岸,由香港執法,也有內地代表提出類似質疑;不過,最後大家務實解決了法律問題,令口岸可以在香港回歸十周年當天啟用。

  高鐵一地兩檢要在香港實施,涉及一國兩制原則和《基本法》的法理要求,出現法律爭議不足為奇。政府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條,指香港可享有全國人大及中央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為容許本港出租口岸予內地執法開綠燈;泛民則不認同,覺得有違《基本法》確保本港作為獨立司法區的原意。

  可據法力爭 莫誇大顧慮

  這些法律上的不同觀點,大家可以據法爭辯,甚至拿上法庭。由於訴訟內容會涉及中央與特區的關係,而制訂一地兩檢的「三步走」過程已經包括人大的決定,連政治立場趨近泛民的法律學者,都覺得泛民勝算甚低。

  一般市民未必明白當中的法律爭拗,但部分人對內地人員來港執法可能感到顧慮。反對派的策略是就算最後一地兩檢在法律上過到關,都要營造成是當局逆民意「大石壓死蟹」的結果,故不斷搬出種種聳人聽聞的言論,包括此例一開,可以擴展到機場以至其他地方,彷彿內地人員會在港隨處執法,又提出乘搭高鐵可否瀏覽社交網站等的生活細節質疑。

  現時只有深圳灣口岸實施一地兩檢,原因是不可能在狹窄的后海灣大橋中央搞邊檢通關,其他口岸根本不需要這樣做,而高鐵之所以需要一地兩檢,原因是要讓乘客在內地多個城市都可以上落車,毋須為了香港而增設關口。

  助經濟展翅 折翼徒自閹

  至於要全體乘客在深圳攜行李上落車過關則費力耗時,港府是為了令高鐵充分發揮其便民和龐大經濟效益,才向中央提出一地兩檢安排,並非中央想在港擴大司法權範圍。

  高鐵中方執法區採用密封式管理,中方執法人員下班後全部返回深圳,根本無從在管制區外執法。當局不把其執法權力限制於出入境和通關事務,是要避免出現法律真空或灰色地帶,予犯罪分子和「假難民」有可乘之機。

  至於車上活動限制,市民進入內地自然要遵守內地法律,而由通過入境關卡到列車駛進深圳境內,只用很短時間,對真正打算前往內地的旅客,影響微不足道,除非懷有政治目的去故意挑釁,出現「誤墮內地法網」的機會微乎其微。

  如果泛民因為本身的政治訴求,在議會拖垮高鐵一地兩檢,令本可藉此展翅高飛的本港經濟頓折其翼,套用部分泛民人士的形容語句,那就真的是「自閹」了。